<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关键的建议
郑家军重大的损失,激怒了郑勋睿,让他做出了迅速渡过辽河、进攻沈阳的决定,其实按照原来依然对他关心专一的由我来和他们周旋吧!”诗华说罢作战部署和计划,郑家军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拿下辽河以西所有的城池、城堡等等,与大清国在辽河对峙,接着休整一段时间,接下来就是郑家军在辽东和辽南同时发动全面进攻,从根本上动摇大清国的根基。

郑勋睿做出了进攻沈阳的决与多看少看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定,郑锦宏等人开始了准备,第一轮的战斗,郑家军拿下了山海关到大凌河城所有的地方,耗费的时间不长,大军还有足够的粮草,故而展开下一轮的进攻,问题不是很大。

就在郑家军进入到紧锣密鼓的准备过程之中的时候,内阁首辅徐望华写来了奏折。

徐望华写来的是紧急奏折,周延儒派人直接送到了锦州,呈奏皇上。

郑勋睿后来看了徐望华写来的奏折,沉默和思索了一整天的时间。

一天之后,郑勋睿下达命令,郑家军继续筹备,准备收复广宁、义州以及西平堡等城池和一方面可又焦虑着城堡,但没有继续提及马上进攻沈阳的命令。

尽管说郑家军还是要继续发动进攻,可是这里面微妙的变化,郑锦宏等人是能够感受到的,占领广宁、义州和西平堡等城池,彻底掌控辽河以西所有地方,这不过是举手之劳,郑家军剿灭了八旗军在辽东的主力之后,八旗军已经不可能继续控制广宁等城池了。

锦州城池。

原锦州总兵府被临时设定为郑家军的中军帐。

杨廷枢、郑锦宏、洪欣涛、杨贺、刘泽清、苏蛮子、王小二、苏从金、马祥麟、吴三桂以及徐佛家和杨爱珍悉数都集中在厢房。

众人的神情都很是严肃,他们知道今日皇上会有重大的决定出台,其缘由肯定是内阁首辅徐望华的奏折。

郑勋睿进入厢房的时候,所有人都准备行礼,郑勋睿挥挥手,示意众人坐下。不必多二赖头却暗地买了材料准备盖房子礼。

“今日召集诸位,为了什么事情,你们恐怕是知晓的。经过辽东一战,尽管说郑家军获取了巨大的胜利。可是损失也是很大的,迄今为止,郑家军总兵力二十万人,大明各地新招募的军士,尚未统计具体的数据,这些新招募的军士需要一段时间的训练,暂时不能够参与到征战厮杀之中,此番出征辽东的郑家军为十五万人。经过辽东一战,损失了两成,这对于我们也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有人会说,八旗军的损失更大,郑家军趁此时机,进攻沈阳,会获取意想不到的战果,甚至是彻底灭掉大清国,可有一点事实,那就是八旗军总兵力还是有二十万左右。而且其最精锐的满八旗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一旦郑家军决定对沈阳发动大规模的进攻,那么八旗军必定殊死抵抗。由此我郑家军的损失会更大,是许多狼影纷纷闪过去了不是能够拿下沈阳,谁也不敢保证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不用说是战斗力不一般的八旗军了。”

“所以郑家军必须要改变战略,暂时放弃强攻态势,采取其他的进攻方式,至于说准备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杨廷枢,你说说情况。”

杨廷枢连忙站起身来。对着郑勋睿行礼之后开口了。

“郑家军拿下了义州、广宁和西平堡等城池和城堡之后,与八旗军在辽河对峙。彻底封锁与后金商贸之途径,同时辽南驻扎的郑家军同样封锁辽南的商贸途径。后金土地贫瘠,凭着自身的能力,根本无法维持,根据调查署掌握的情报,后金派遣八旗军前往草原征伐,筹集了大量的粮草,为了此番的辽东之战,也是消耗巨大,其本身已经难以维持,故而朝廷采取封堵之措施,能够让后金在短时间之内处于崩溃之边沿。。。”

“郑家军固守辽河以西的广宁和西平堡等城池城堡,时刻对沈阳形成威慑,此举让后金的皇太极难以安宁,必须要派遣大量八旗军军士驻扎在辽阳和鞍山一带,无暇顾及到草原,其举国之精力必定放置到征伐之中,对其民生事宜更是难以考虑,如此维持一段时间,后金内部必定出现重大变故,到了那个时候,郑家军再行大规模征伐,定能事半功倍。”

杨廷枢说完之后,郑勋睿站起身来。

“辽东之战,郑家军将士伤亡颇大,朕难以接受,本想着亲率大军杀过辽河,直取沈阳,徐望华写来奏折,劝阻了朕,若不是徐望华的这封问孙国仁:“小孙呐奏折,朕恐怕真的要头脑发热了,十余万的郑家军将士,若是强行攻打沈阳,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也不一定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获取胜利,若是将战斗厮杀拉长,我大明朝廷同样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消耗。”

“徐望华的建议是很不错的,这段时间忙于征伐厮杀,朕没有注意有关后金的一些情报,后金土地贫瘠,仅仅依靠自拍这部戏要多少钱?”李曼君说身的粮食生产,根本无法维系,且后金此番经历大规模的征伐,粮草的消耗更是巨大,这些年以来,后金每次进入关内劫掠,都要劫持大量的人口,一方面他们需要依靠这些人来种田生产,获取足够的粮食,另外一方面,他们也要想想,那么多的人口,消耗一样是巨大的。”

“朕决定采纳这个建议,在完全收复辽河以西的地方之后,采取封锁的措施,不允许任何的货物进入辽河以东,让后金无法维持自身的生计,让其出现内乱。”<不少人在门前驻足br />
说到这里,郑勋睿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冷笑。

“朝中有不少人认为,后金是异常强大的,是铁板一块的,其实不然,满人好勇斗狠,其战斗力的确是不错的,一旦遭遇到外部的压力,他们往往能够团结一致,共同对外,可当外部的压力暂时消失,内部又无法稳定的时候,他们那种争强好胜的性格就会展露无遗,他们的内部就难以真正的稳定。”

“郑家军最佳的进攻机会,就是后金出现内乱的时刻,朕预计不要多长的时间,后金内部就会出现巨大的震荡,手中有粮,心里不慌,缺衣少粮之后,皇太极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事,怕也是稳不住那些满人权贵的。”

郑勋睿说话历来都是一言九鼎,作战部署既然确定下来了,众人也就是按照这个方案去执行了。

徐佛家和杨爱珍两人留下,有关调查署的事情,郑勋睿还要做出安排。

众人悉数离开厢房之后,徐佛家和杨爱珍两人走到了郑勋睿的身后,帮忙给郑勋睿揉肩,两人虽然是以调查署负责人的身份参与此番征伐的,不过皇后娘娘安排两人还有照顾郑勋睿起居的任务,只不过战斗厮杀一旦开始,郑勋睿需要运筹帷幄,很多时候都是处于忙碌之中,两人也就无法真正照顾郑勋睿了。

“调查署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收集后金内部的情报,以前有商贾帮忙筹集情报,不过彻底封你想出国我都不管锁商贸交易之后,获取情报的途径就要少很多了,洪承畴自缢身亡的时候,留下的信函你们都看见了,朕以为死马当作活马医,可以派人去联系一下洪承畴提到的那些人,若是能够从中获取到有价值的情报,那朕就能够给与皇太极致命打击了。”

徐佛家一边揉着郑勋睿的肩膀,一边开口了。

“臣妾遵命,只是洪承畴曾经归顺皇太极,不知道其提供的人选,是不是可靠。”

“人之我是女人将死其言也善,洪承畴没有必须在自缢身亡之前,还想着算计大明朝廷,不管怎么说,他都曾经是大明朝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体会那高速溅落瞬间由闷热化为彻骨冰凉由头至脚早晚后悔的莫大快感廷的太子太师、兵部尚书,归顺皇太极,看上去是迫不得已,洪承畴内心一定是有愧疚的,故而提供的人选还是能够信任的,再说洪承畴选择在宁远城内自缢身亡,没有跟着逃亡,这一点也说明他的确是后悔归顺皇太极了。”

杨爱珍瘪了瘪嘴。

“哼,皇上,臣妾觉得洪承畴是自作自受,这听曲太太劝说点委屈都不能够承受了。”

郑勋睿笑了笑,洪承畴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有问题的,选择投降皇太极,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是无法解释的,更何况洪承畴的身份不一样了。

不过这个时候,郑勋睿想到了吴三桂,要不是他的那封信函,吴三桂应该也是归顺皇太极和大清国了。想到这里

至于自己身边的人,郑勋睿也不敢完全保证,个个都是忠心耿耿,但他很清楚一点,只要自身足够的强大,身边的人就绝不会有背叛之心,登上皇位之后,郑勋睿逐渐明白了深层次的道理,你不要想着让人家时时刻刻的表明忠心,这世上还是普通人居多,你要做的就是给与人家足够的尊重和待遇,做到仁至义尽,若是在如此程度之已经晚了上,还有人吃里扒外,那就不用客气了。

“好了,不说这些事情了,你们两人也要迅速的准备,马上行动,这些日子以来,你们跟随大军行军作战,很是辛苦,这段时间驻扎在锦州,你们就一脸不安多多歇息,你们可不能给和郑锦宏等人比拼。”

皇上的关心历来都是实实在在的,徐佛家和杨爱珍听见这样的话语,内心都是甜蜜的,她们靠在郑勋睿的身后,更加仔细的揉着肩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