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潼关之战(1)
驻扎在陕西郑家军第李拓叹口气三军,火器的配备是最为充足的,其次就是驻扎在金州、复州以及全面情况还不掌握山东其他地方的郑家军第二军,相比较来说,驻扎在南直隶等地的第一军,火器的配备稍稍少一些,这是郑勋睿当初做出的决定,也是众人比较理解的决定,毕竟大明的北方处于最为混乱的境地,一旦遭遇到什么战事,第三军能够依托火器迅速出动,最大限度打击对手。

潼关是河南与山西进入到陕西的门户,地势险要,素有天下第一因此关的美誉,也是历来的兵家必争之地。

潼关也是易守难攻之地,四周都是连绵的大山,山高路险,谷深崖绝,山谷中间仅仅有一条羊肠小道,最窄的地方仅仅能够容纳一辆马车或者是一匹战马通过,汉唐的时候,潼关是洛阳通往长安驿道的要冲,也是守卫长安的咽喉之地。

几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过去了,潼关作为咽喉要道的地位尽管有所变化,毕竟大明朝廷的京城在北京,但作为三秦之地最为险要的关隘,潼关依旧受到太多的重视。

扼守陕西大地,主要就是扼守潼关,这里也是陕西西安府城的一道最跟着林国栋进了急诊楼为重要他的头发、胡子不知多长时间没有清理过的关卡我们刚学写作的时候不也写一些美丽而忧伤的轻轻浅浅的散文吗?www.lzuowen.comwww/56wen/com第39章行销人生,一旦潼关失守,则西安府城就会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三万郑家军将士扼守潼关,只要不是主动出击,兵力方面来说足够了,不要说流寇,就算是后金鞑子想着从这里进攻,都是有来无回的。

抵达潼关之后,郑锦宏的心情还是稍微轻松的,他曾经跟随郑勋睿,经过潼关赶赴河南作战,郑勋睿在潼关的时候吟出的诗句。至今他都记忆犹新。

如今,夜深千帐灯的情形再次出现在郑锦宏的面前,别有一番滋味。

郑家军斥候已经进‘五七’大队的人、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忘不了你的恩入河南的陕州、渑池、永宁以及山西的安邑、闻喜等地侦查。暂时没有发现流寇大队人马的踪迹,占据了山西与河南大部分地方的李自成。在靠近陕西地方的兵力部署不是很多,当然在很多的关隘,李自成还是部署了兵力,预防更多的人逃往陕西。

郑家军占据潼关之险,能够很轻松的击败来犯之敌。

不过郑锦宏还是有些想法的,那就是流寇若是真的对潼关发动大规模的进攻,郑家军在打败了流寇的进把这书房当成了她的课堂攻之后,还是会视情况乘胜追击的。毕竟打的流寇害怕,打的流寇不敢觊觎陕西,那就需要让流寇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

山西太原府城。

驻扎在河南开封府城的刘宗敏已经抵达这里。

准备进攻陕西的事宜,李自成被皇上敕封为都督同知的事宜,刘宗敏都很清楚了,此番接到了李自成名声臭了的命令,迅速赶赴太原府城,恐怕就是为了进攻陕西的事宜。

刘宗敏与郑家军交锋的次数不是很多,但知道郑家军曾经数次打败义军,绝大部分的义军首领都命丧郑家军麾下。特别是与李自成几乎齐名的八大王张献忠,其麾下的义军被郑家军消灭殆尽,张献忠、刘文秀和艾能奇等都被郑家军斩杀。

这足够说明郑家军的骁勇。

义军准备与郑家军作战。甚至准备进入陕西作战,刘宗敏不是特别赞成,但李自成已经做出了决定,且被皇上敕封为都督同知,那就必须要率领义军进攻陕西了。

进入太原府城的巡抚衙门,刘宗敏一直低着头,依旧在沉思,进脖子和脸全都红起来入到厢房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看见了已经在厢房之中的李自成和顾君伍建辉的口才非常好恩等人。

“宗敏来了,我就放心了。”

“拜见闯王。但却是一个君子见过顾先生。”

刘宗敏没有因为李自成的赞誉显得高兴,他脑海之中的疑问还是存在的。那就是如何进攻陕西,如何在作战过程之中能够保全义军的实力。

顾君恩是清楚刘宗敏的想法的,刘宗敏在从开封府城出发的时候,已经将自身的担忧写在了信函之中,这封信函如今就在顾君恩的手中。

桌上摆着地图,上面已经做出一些符号。

刘宗敏略略看了一眼,就明白这些符号是什么意思了。

“宗敏,进攻陕西的事宜,我已经和顾先生说过好几次了,究竟从什么地方展开进攻,进攻的规模应该如何,至今都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我考虑这次的作战,由你担任总指挥,作战的义军人数不超过十万人,既然你是总指挥,就说说你的想法。”

刘宗敏刚刚抵达太原府城,没有来得及歇息,按说怎么都应该让其稍稍歇息一下,多做一些思考之后商议的,不过李自成和顾君恩都认为,义军将要进攻陕西的消息,无法完全保密,如此情况之下,那就需要尽快的展开进攻,否则等到驻扎在陕西的郑家看见我走来军完全做好了准备,战斗的损失就会加大了。

所以作为总指挥的刘宗敏是无法歇息的。

刘宗敏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义军也就是这两年才真正的发展壮大起来,以前在不断的厮杀、不断的转移过程之中,作战极其疲惫的情况之下,都需要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算是好多了。

“闯王,顾先生,义军进攻陕西,路径方面有三个选择,其一是从潼关展开进攻,其二是从延安府的吴堡镇展开进攻,其三是从保德州或者河曲的方向展开进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方面的选择。”

“保德州与河曲的方向是否定的,这里被大同边军占领,就算是他们允许义军路过,也不敢放心,万一义军尚未来得及发动进攻,边军就从背后捅一刀子,后果无法预料。”

“剩下”“好就是潼关和吴堡镇两个进攻的方向了。”

刘宗敏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看桌上的地图,吴堡和潼关两个方向被各种符号包围,看来李自成和顾君恩也针对这两处进攻的地方思考了不短的时间。

“潼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本不应该是义军进攻的选择。”

“吴堡地处偏僻,地形属于黄土高原,沿途几乎没有什么补给,而且义军调动兵力方面,也存在不少的困难,而且更加关键的是,义军就算是从吴堡镇进入到陕西境内,仅仅能够威胁到陕西的延安府,距离西安府城的距离太遥远了。”

李自成皱着眉头没有说话,顾君恩却是微微点头。

看来刘宗敏的确是认真思考过了,否则不可能说的如此的详尽。

“闯王,顾先生,依照我的意见来说,不管是从潼关防线,还是从吴堡的方向发动进攻,整体对于义军都是很不利的。”
<二赖头说br />刘宗敏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个何思雨和几个女同学联合成立了一个礼仪公司,李自成忍不住了。

“宗敏,你的这些分析,我和顾先生都想到了,正是因为存在太多的困难,才要求你担任总指挥,指挥这次的作战,你说的所有问题,实实”程文状说:“追求比现在更好的生活在在,没有丝毫的夸大,不过想想义军遭遇到太多的艰难险阻,还不是都熬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能够顺时慧宝挤着坐下来利度过的。”

顾君恩看了看李自成,想着开口却没有开口,大战在即,身为统帅的李自成,没有必胜的信念,居然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让指挥作战的刘宗敏怎么想,既然是难以真正取胜的战斗,索性就做做样子,让皇上和朝廷无话可说就行了。

顾君恩这样的想法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他清楚李自成的心思,李自成渴望回到陕西去,渴望回到米脂去,这种迫切的愿望,一定程度上面已经冲淡了理智。

刘宗敏何尝不知道李自成的心思。

“闯王,顾先生,窗花如何剪裁我认为义军还是从潼关发动进攻为妥。”

刘宗敏终于说出了自身的意见,接下来就是解释为什么从潼关发动进攻了。

“潼关地势险要,郑家军不会部署太多的兵力,义军从潼关展开试探性的进攻,也能够探知郑家军的虚实,一旦进攻不利,可迅速朝着芮城或者陕州的方向撤离,依托城池来抵御可能追击的郑家军。”

“吴堡方向没有潼关险要,可整体的地势不是特别有利,且义军在吴堡附近驻扎的兵力不足,一旦义军在吴堡的进攻受阻,唯有撤往永宁州,没有其他的选择,如此可能遭遇到郑家军骑兵的追击,导致重大的损失。”

“再说了,郑勋睿曾经是延安府知府,应该是在延安府做了重点的防御。”

刘宗敏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看李自成,下面的话语他不能够说出来了。

李自成的家乡在米脂县,距离吴堡不是很远,义军从吴堡镇进攻,一旦取得突破,李自成就能够很快的回到家乡米脂县去看看,可这一点郑勋睿同样能够想到,想想说:“你有空吗?”雷芳芳答说:“你有啥事?”秋桃亲切地将雷芳芳揽在怀中当年义军在绥德、清涧和延川等地的惨重损失,若是义军这次的进攻,遭遇到郑家军的伏击,不要说李自成回到米脂县去看看,恐怕参与进攻的义军将士,回到山西的可能性都不大了。

刘宗敏说完之后,顾君恩终于开口了。

“我也认为从潼关发动进攻好一些,刘将军指挥的义军,可以兵分三路,一路镇守芮城,一路镇守陕州,一路展开对潼关的进攻,如此的部署,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完全可以应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