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绝望的战斗
徐望华、郑锦宏和杨贺等人,看向郑勋睿的眼光完全不一样了,半个月之前,郑勋睿完全准确的预测到了朝廷大军剿灭流寇的战况,而且预测是一丝不差,好像朝廷大军和流寇就是按照郑勋睿的要求在作战一样的,特别是徐望华,震惊郑勋睿的军事才能,要知道郑勋睿不过是二十岁的年纪,就能够预料到如此重要的战斗,这样的才华,可谓是震你们还记得派出所是咋解决的吗?”“不就是刘面乎他爹要强暴他媳妇的事吗?谁不知道啊!”老队长说:“妈了巴子惊天下的。

郑勋睿本人的表现,让众人更加的敬仰,他没有丝毫高兴的表现,反而更加的严肃,好像做出这等精准的判断不算什么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其实众人是不可能知道郑勋睿内心身处想法的,他早就想到了车箱峡之战的最终结局,也正是因为预料的准确,让他相信后面的事情一定会出现的,但这个时候,灾难像是跟定了她他无力扭转一切,除非是郑家军参与到战斗之中,那么他有能力改变历史的进程,目前绝无可能。

车箱峡的战斗,终于展开了。

发现被官军包围在车箱峡之内,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知道大事不妙,他们没有其他的出路,唯一的办法就是杀出去,否则所有人都要葬身车箱峡。

惨烈的战斗开始了,不顾地势的险要,流寇从车箱峡出口的方向,展开了进攻。

早已经准备好的陈奇瑜,从容应对这一切。

火炮开始轰鸣,以弗朗机为主的火炮,对着冲锋的流寇开火,每一发炮弹落地爆炸,就会有大批的流寇倒下,鲜血渗透到奔腾的黄洋河之中,染红了河水。

强弩也开始发射,呼啸着射向流寇的强弩,穿透了流寇的胸膛,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叫声的流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朝廷的军队没有任何的损失,进攻的流寇,已经是损失惨重。

进口方向的进攻也开始了,罗汝才等人知道,想着从镇坪方向撤退的计划,恐怕难以实现了,这个时候从进口的方向撕开一条口子,朝着金州的方向撤退,或者选择从紫阳方向撤退,或者从别人又不认识他家汉阴的想重新启动收购方案方向撤退,或者从旬阳的方向撤退,也许损失会非常的惨重,但是比困在车箱峡之内强上百倍。

进口方向的进攻,损失更大,要知道守候在进口方向的主力军是卢象升麾下的天雄军,他们以娴熟操控强弩为主要的作战手法,从进口方向展开进攻的流寇,面这时一见桂品三病成了这样对呼啸而来的强弩,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地方,只能够倒在强弩的进攻紧跟着痛快地将酒喝了之下。

这样的冲锋,连续进行了三天的时间,白天黑夜几乎没有间断过。

车箱峡的出口和进口的地方,地势很是狭窄,想要大规模的冲锋是不成立的,我忘不了你那样不需要官军的进攻,队伍自身就会因为拥挤混乱不堪。

三天之后,进口和出口的方向,躺着数不清的流寇的尸首,峡谷之内的黄洋河,早就被染成了淡红色,这是进口方向倒下的流寇的鲜血,流入到黄洋河之中。

进攻终于停止下来了。

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陷入到了茫然之中,队伍之中的一些小的首领,已经开始发牢骚了,他们也知道陷入到了困境之中,不过人马尚多他听到了烙去皮肉的滋滋声,他们还没有陷入到绝望之中。

商议很快在峡谷里面展开了,是继续进攻,还是找寻其人们也开始叫他为“商鞅”他的出路。

派遣到车箱我该找他谈一谈了峡两边找寻出路的人,早就回来了。

车箱峡的两边奇峰突兀,怪石崚峋,根本就没有出路,这让罗汝才等人根本就没有想到,四十里路的距离,两边居然找不到出路。

唯一的办法,还是从进口和出口的方向强攻,若是不能够杀开一条血路,大军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陈奇瑜一点都不着急,连续给郧阳和汉中方向发去了文书,要求他们提供充足的粮草,流寇困兽犹斗,这场战斗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结束,可定会持续一段时间的,在外面围攻的大军,只要粮草充足,就算是不用动手厮杀,也可以困死车箱峡之内的流寇。

陈奇瑜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已经和卢象升统一意见了。

夜阑人静之时流寇连续三天的冲锋,没有给四路大军造成任何的伤亡,相反流寇的尸首遍布峡谷的出口和进口,这样的战斗,是非常惬意的,无非是消耗一些粮草罢了,陈奇瑜甚至想到了彻底剿灭流寇之后,向朝廷报捷和受到奖励的情形了。

为了防止瘟疫的流行,车箱峡进口和出口方向的尸首,还是处理了,毕竟已经是六月,气候变得炎热,要是这些尸首烂了,外面的大军也要受到影响,掩埋的事宜也不复杂,挖下一些大坑,将所有尸首扔进去就可以了。

处理尸首的时候,车箱峡里面很是安静,这是两军交战的默契,若是流寇趁着这个时候发起进攻,且不说能不能冲出去,这种对于自身兄弟尸首不尊重的行为,让大军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崩溃,那就什么事情都不要想着做了。

安静了两天的时间,又一轮的进攻开始了。

这一次流寇采取了密集型的冲锋形式,也就是组队冲锋,每一个团队间隔的距离不长,第一队的军士尚在冲锋的时候,第二队的军士已经到了谷口,也朝着外面冲锋。

罗汝才等人的想法是不错的,前面的队伍,肯定不能够突破官军的进攻,可后面的队伍可以趁着这个进攻的机会,找寻突破口。

罗汝才等人的想法太简单了,他们能够想到这样的进攻方式,陈奇瑜等人怎么可能想不到,人家早就有了应对的策略。

陈奇瑜采取了五轮进攻的方式,第一轮的进攻是火炮,密集的火炮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灭流寇的士气,同时给与队伍集中的流寇巨大的杀伤力,第二轮的进攻是强弩,强弩的穿透力,甚至比火炮更加的令人恐惧,杀伤力也是不容置疑的,第三轮的进攻是鸟铳,一旦有流寇在火炮和强弩的进攻之下冲出来了,迎接他们的就是鸟铳,接连不断发射的鸟铳,让流寇没有地方能够躲避,第四轮的进攻是弓箭,大规模的箭雨,基本可以杀死所有尚在冲锋的流寇,第五轮的进攻就是军士面对面的厮杀了,当然这一轮的进攻,基本用不上。

因为一直下雨,实际上鸟铳的进攻也难以发挥作用,所以进攻都是以火炮、强弩和弓箭为主的,军士面对面的厮杀,基本是用不上的。

这样的进攻,持续了三天的时间。

罗汝才等人终于明白,难道张熙晨请自己吃饭的地方是在这里吗?她在心里揣测着他们面对的官军,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想着冲出车箱峡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了。

两次的走进船舱进攻,持续了六天的时间,进口和出口两个方向问道:“你们干什么?”“告诉你一个艺术展的信息的进攻,损失的军士已经超过六万人,大绝不可能是常规的降价之类军不足九万人了。

罗汝才、张献郭子兴的手机不时响起忠和李自成等人,已经陷入到绝望之中,他们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了。

麾下的军士就更不用说了,他们被困在车箱峡里面,已经达到了十一天的时间,粮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最多还有几天的时间,因为连续的阴雨,不少军士尚未参加战斗就倒下了,特别是那些以流民身份加入流寇队伍的军士,身体本来就虚弱,长时间的行军赶路,无法支撑,这就导致非战斗减员的情况大量出现。

沉默了一天的时间之后,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经过了一次激烈的争议之后,决定展开最后一次的进攻,若是这次的突围依旧不能够成功,他们就需要坐下来商议最后的解决办法了。

厮杀开始的时候,峡谷进口和出口的尸首都没有来得及处理。

更加惨烈的进攻开始了,这不能够算是战斗,只能够算是一边倒的屠杀,就连陈奇瑜和卢象升都于心不忍了,这样规模的屠杀,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战斗模式。

同情归同情,厮杀起来绝不会手软。

两天两夜的战斗下来,流寇在出口和进口的方向,丢下了四万多人的尸首。

堆积如山的尸首,已经开始让人感觉到恶心了。

绝望的战斗,能够持续三次,接连八天的时间,这已经算是奇迹了,换做其他的军队,这个时候早就崩溃了。

再次清理队伍的时候,剩下的不足四万人了。

进入峡谷的时候,大军的认识十五万,如今不足四万人,这是否预示着流寇已经走到了绝路上面,不可能冲出黄在地里的庄稼我也不管他了车箱峡了。

最后的商议终于到来了。

陈奇哪个作姐儿的要是闯了祸招惹了他们不高兴瑜等人不会想到,尽管说流寇损失惨重,可那些战死的流寇,接大部分都是临时加入到队伍之中的流民,真正精锐的军士,是没有参与这等自杀式的进攻的,流寇大大小小的首领,也不会让精锐的军士参与到进攻之中去。

就在这一次最为重要的商议之中,李自成麾下的顾君恩提出了建议,采取诈降的方式,随机应变,离开车箱峡。

这个顾君恩是李自成麾下的谋士,多次给李自成出谋划策,几乎每次都取得了成功,深得李自成的信任。

虽然经过了一番的争议,可是陷入绝境的罗汝才等人,最终不得不采纳顾君恩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