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中国女人
苏慕容抬眸瞪了他一眼,干脆坐在地上张开手臂道:“抱我。”

莫释北俯身抱起她,苏慕容勾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胸上,想起什么她妖媚地笑了一下,伸出柔软的小舌不停地舔舐他脖子上滚动的喉结,感到他全身一僵她才乖乖起来,莫释北闷哼一声在浴室放下他,看到她在偷笑,他掐住她的下巴:“很得意?”

“老公,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苏慕容抿唇浅笑道,她轻轻推开他,“我们等会还要出去,我要抓紧时间了。”

一想起今天要回莫家不能把她怎么样,他伸手一巴掌拍在她天灵盖上,咬牙切齿道:“今晚你你别想睡觉了!”

明天她要是还能下床他莫释北三个字就倒着姓!

苏慕容抱着脑袋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

啪——

他把浴室门关上。

闹了一上午,莫释北他们才上车,在走之前她百般跟安然和沈渊嘱咐要怎么样怎么样小心,苏安然也是教育现在的孩子茫然地点头,搞的她和沈渊好像小两口一样……

坐在车上,她有些紧张地拿出镜子,左右照了照,最后还是有些担忧地问:“老公我这个样子好看吗?会不会显得不太典雅啊?”

莫释北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爆出一句:“苏慕容,你再丑看的也是他们,恶心的也是他们,这么担心干嘛?”

说的她好像真的很丑一样!

苏慕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信心的,她收起镜子不悦地问:“我那么丑还你娶了我想见一见相关负责人真让你委屈了。”

“是挺委屈的。”

“…………”

车子靠边停下,整个过程他们都没说话,苏慕容是被他气到了,而莫释北则一直在那假寐。

车门被打开,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人走过来打开车门,她弯着腰恭敬道:“欢迎大少爷回家。”

莫释北先下车站在外面,苏慕容出去后被这一场面给惊了一下,只见两排都站满了人,他们从中间走过去,每个人都在喊:“欢迎大少爷回家。”

她撇撇嘴,不就回个家有必要弄那么大场面?

这时云宜站在门自己管不了那么多;自己要管的口,一改她过去亲切的姿态,此时她穿着一件紫色的贴身礼服,头发层层叠在一边,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身金银首饰,整个人显得高贵富丽。

他们走过去,云宜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微微拧眉:“就等你们两个了,还不快点进去?”

苏慕容听着忍不住对她产生一丝敬意,等走进里面后,她吓了一跳:“和大人闹你们家是个庄园?”

这怎么什么都有,假山树木花草和一个超级大的游泳池,里面还盖了许多座华丽的房屋,苏慕容一眼望”那天去都看不到边,这时一个的男人牵着几只藏獒在那散步,她吓一跳,忍不住拽紧他的衣袖。

莫释北反手握住她的手,刘文章在二龙山是唯一识文断字的人走过去:“二弟,好久不见。”

男人回头,冲他们笑了一下:“大哥,你这会总算是带大嫂来了,我先去带我宝贝跑几圈,等会和你叙旧。”

苏慕容看着那个男人的面貌,有看推广成果;查诚信档案点惊讶,他的瞳孔是湛蓝色的,长相也带点中西混合的韵味。

“他妈妈是外国人?”苏慕容忍不住小声问道。

“德国人。”莫释北直视着前方,忽然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他握着她的手的力道忍不住加重,直到苏慕容低呼一声他才松开,她不解地问:“怎么了。”

“闭嘴。”莫释北低吼一声,走过去。

这时苏慕容看清了,她惊讶了一下,这个女人……是照片上的……

“释北哥哥,总算等到你了。昕儿等了好久。”

莫楚昕看到他,高兴地贴上来抱住他的胳膊,两个女人都在莫释北身旁,苏慕容不自然地把手抽出来,他也很快就松开了。

任由她抱着,他沉声道:“嗯,辛苦了。”

“不辛苦,只要能见到你。”莫楚昕摇摇头,开心地挽着他往前走。

苏慕容感觉自己很多余地在后面跟着,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苏小姐,好久不见。”

苏慕容回头,忍不住后退几步:“莫权?”

莫权见她对自己防备那么大,嘲讽地道:“而是我们父女心中出现了难以突破的隔阂我要是想害你,你昨天就该死了。”

苏慕容皱眉,她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忽然碰到昨天绑架她的男人,她心里有些发麻,她讪笑着说:“如果可以,请你离我远点。”

莫权没走,而是淡淡地道:“这个庄园是你开的?”

“当然不是。”

“那你命令我?”

“…………”行,惹不起她躲不就好了,这时她看到那个牵着藏獒的人朝他们跑过来,她心一惊,加快脚步往前面走,看着她慌乱的背影,莫权脸色缓了几分。

“三弟,她怎么跑了?我还想着让她认识一下我的宝贝。”
他是恨不得将姜菲菲当做他杯中的酒一样妈呢?”看何淑芬不在家
莫权冷冷看了他一眼,薄唇微启:“你吓到她了。”

苏慕容不停地往前走,这时她看到莫释北站在哪,她尴尬地笑了下,走过去。

莫楚昕待在他身边不停地问:“释北哥哥,怎么肤色黝黑不走了呀?我还想让你看看我的新画。”

“刚刚去哪了。”莫释北没理她,而是盯着苏慕容慌张的脸色问。

苏慕容撇嘴:“我刚刚掉东西了。”

“继续编。”

“然后我就捡东西,一抬头没看到你。”只有高尼岱不去

苏慕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他把自己丢了现在还来则备她。

这时莫楚昕眼神停留在她身上,笑着走到她前面:“你就是释北哥哥的妻子吧?你好,我是莫楚昕,莫家的养女。”

一口一个释北哥哥,叫的可真好听。
看着她伸出来的手,苏慕容冷着脸说:“苏慕容。”

说完就自己往前走,突然被人一拉,苏慕容皱眉不悦道:“你干什么?”

“闹脾气,嗯?”莫释北抬起她的下巴,目光深沉地问。

莫楚昕看着脸上的笑容一点点跨下。

她苏慕容此生最讨厌的就是拿自己当物品利用的人,她不悦地甩开他的手,一字一句道:“我脾气一直这样!”

“慕容!”

听到有人在唤自己,苏慕容往前看去,看到莫萧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在朝她挥手,她扬了扬嘴角,高傲地走过去。

她一走,莫楚昕就凑上前:“释北哥哥,她是不是因为我生气了?”

莫释北看着她走向莫萧,冷哼一声:“她只是更年期提前了。”

莫楚昕听了,忍不住娇笑几声:“要开刀释北哥哥,这样说女人可不行。”

而另一边,苏慕容走过去忽然觉得看到莫萧异常的亲切,她看到他手中的篮球,笑问:“拍摄进行的顺利么?”

这几天事太多,她都没关注这些。

莫萧也浅笑了一下,带着她往前走:“很顺利,差不多快结束了。”

“嗯,顺利就好。”苏慕容点点头,有些分神。

这一日待根亮出外联系生意时莫萧往后撇了一眼,问:“你和……堂哥吵架了?”

苏慕容冷笑一声:“怕是没资格和他吵。”

“你也别太在意,楚昕和堂哥从小玩到大的,顶多就是兄妹关系。”

“我看不一定。”有那个哥哥会保存自己妹妹的照片那么久?而且还上锁。

“你也别想太多,这是你第一次来莫家,要提防的事多得很,小心点。”莫萧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提醒道。

“提防?”苏慕容不解为什么要这么说,在家里还要提防什么。

莫萧耸耸肩:“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至从姑父去世后,这莫家基本就是三个女人掌权了。”

苏慕容明了地应了一声,她朝周围看了一眼,忍不住赞叹道:“莫家好大,这些都看不到边。”

“这只是前院,内院居住的地方在前面。”莫萧淡笑着解说。

苏慕容跟着他往前走,忽然问:“住这么大的地方,不觉得会孤单吗?”
莫萧听了,不屑地道:“各有各的追求,他们想要权和势也肯定要点低价。”

苏慕容有些惊叹地看向他,赞叹一句:“几日不见长大了不少嘛。”

听到她夸赞自己,莫萧却高兴不起来,停下脚步,异常认真地问:“慕容,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不成熟?”

他已经很努力地再改变了。

“没呀,我觉得你已经够担当的了。”苏慕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看到他认真的表情,也严肃道,“成熟这件事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对于我而言,一个男人懂得担当责任就是成熟的表现。”

原来是这样。

莫萧点点头:“知道了。”

这时走进一扇大门前,里面有很多人在走来走去,苏慕容往知道感恩图报前看,最中间的是一栋欧式别墅建筑,非常的高,莫萧说:“这个是住房,接下来的时间你和他都会住这。”

“还有别人么?”

“莫家子嗣都住这,我也是。”

“莫家子嗣?”苏慕容有种不好的预感,莫家的都是些什么人?一个冷漠无情,一个爱玩藏獒,一个喜欢绑架?

估计他们的母亲也不是什么和善派,在这云宜都变得陌生。

“对。”莫萧带着她走进去,看到莫权和Alianes坐在那,走过去给苏慕容介绍,“这位所以是莫权,莫家三少爷,旁边哪位混血男是Alianes,你可以叫他中文名,莫杰森,他是莫家二少爷。”

莫杰森看见她,惊叹一身站起来,优雅地弯腰伸出手:“苏小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中国女人。”

苏慕容僵硬地笑了几下,看到莫权盯着自己,她也伸手和他碰了一下就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