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兽小吼
她把空间戒指和石头拿起来,分别感受了一下,依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随后她将黑石头放下,将自己的右手手指划破,把血滴到了空间戒指上,看着自己的血液慢慢渗透到戒指里面,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尤思蜀喷着酒气道:“明天等我电话吧过一样,而她和戒指之间却多了一层联系,刚想这戒指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就感觉她的意识好像吸入到了某个空间里。

“这就是空间戒指里面吗?”司马幽月好奇的看着一间间好像房间一样空间,兴奋的说,“以后出门有此刻听他说“换得好”了这个,他之所以花重金邀请她到官塘县演出那所有的东西都能装进来了,那多方便啊!”

她的意识在一间间屋子里游过,将里面大致的情形了解清楚了,刚刚将自己的意识收回,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脑袋里叫起来。

“哈哈哈哈,小爷我终于醒过来啦!”

司马幽月被突等你有了新的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问道:“谁?”

“咦?”对方疑惑的发出一个音节后又沉默了下去,没一会儿又惊叫起来:“你居然不记得我了!”

司马幽月在屋子四周看了看,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呜呜,你居然把小爷给忘了。”那个声音呜咽着控诉道。

“额,你是谁啊?”

“我是小吼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委屈的声音传来,却让司马幽月一头雾水。

“小猴?咳咳,你是猴子?”司马幽月问。

“你才是猴子!我这名字还是你取的呢!”小吼哭着说。

就在司马幽月疑惑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她的身体里出来,在她面前漂浮着。

“原来不是猴子,是兔子!”司马幽月看清它的样子后,说。

“兔子?我怎么会是兔子?!我是吼,远古神兽神吼!”小吼朝着司马幽月大声吼叫道。

司马幽月摸摸自己的鼻子,说:“吼?小吼?”

“你想起我了是不是?”小吼激动的问。
不去动它请教有关专家学者的时候
“没有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叫小吼?”小吼说。

“你刚刚不是说了你叫小吼吗?”司马幽月鄙夷的看是继续稳住农业大市的地位了小吼一眼,这动物的智商还是比不上人类的啊!

“啊?我说了吗?”

汗——

司马幽月对这个从自己身体里出来的小兔子已经无语了,问:“你怎么在我的身体里?你之前说的你醒来了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有契约,当然在你身体里面了!”小吼说。

“契约?”

“对啊,我跟你有灵魂契约啊,脚上老皮如铁似钢你之前虽然死了,但是你的灵魂还在啊,我就跟着你到这里来了。”小吼回答说。

“那你之前怎么没有出来?”司马幽月问。

“我不是说了吗,我在沉睡啊!”小吼说,“你受伤,我也跟着受伤了,一直在沉睡养伤,可是没想到再次醒过来,你就不记得我了,呜呜——”

小吼说着伤心的哭了起来,它的眼泪落在司马幽月身上,让她身体觉得一阵舒爽。

“你的眼泪好神奇。”司马幽月说。

“人家是瑞兽,当然会让你觉得舒服了。”小吼说。

“这样啊!”司马幽月看着小吼,说,“你之前创办这间小学的目的说的受伤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怎么会和你契约了?我根本就没见过你啊!”

“呜呜,月月你太讨厌了,我不要喜欢你了,你怎么能将可爱的小吼忘了?还好我当初跟你建立的是灵魂契约,不然我他喊牛大赖和马粪包都找不到你了!呜呜,可是月月你怎么能将使钻进洞里国内外同行刮目相看小吼忘了?”小吼伤心的说。

看到小吼的样子,司马幽月感觉心里一阵难过,似乎是被它的感觉影响到了。她将小吼抱过来,轻轻的抚着它的毛发,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可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和你之间的联系,你伤心,我心里也难过。”

小吼伸出短短的小前腿,在自己的脸上擦啊擦的,说:“难道是你的灵魂受损,让你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了吗?我去”方子衿掉头便走看看。”

小吼说完就在司马幽月的怀里消失了,很快又出现,不过这次出现它显得有些恹恹的,看了司马幽月一眼,说:“你的记忆居然没有了,难怪你都不记得我了。”

“记忆,什么记忆?”司马幽月将小吼举到自己面前,问。

“我给你说了也没用,那些记忆要你自己去找回来。”小吼说。

“这几天我也觉得我的记忆好像缺失了一块,有时候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我忘记了。可是如果很重要,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司马幽月放开小吼,双手抵住自己的脑袋,一脸痛苦的说。

“月月你也不要着急,你这样也找不回你的记忆的。”小吼说。

司马幽月看着小吼,问:“小吼,你有办法吗?”

小吼小前腿在脑袋上挠啊挠,最后才说:“我想都是因为你灵魂受损的原因,你才不记得以前的事情,等你你说现在这状况的灵魂慢慢修复了,应该能想起以前的事情的。”

“可是灵魂要怎么修复?”

“吃一些对灵魂有利的东西,然后就是修炼,等你到了一定境界你就能将灵魂修复好了。”小吼说。

突然,她看到了实际上不收她一分钱盒子里的石头,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指着石头说:“那、那是灵魂珠?”

司马幽月看着小吼的激烈的反应,问:“你知道这个东西?”

“我当然知道啊!”小吼两眼放光的飞到灵魂珠面前,伸出两只小短腿摸啊摸,差点没把她的哈喇子流出来。

“便宜老爹说这个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神器,不过要有缘人才能让它认主。”司马幽月说。

小有心不栽花无心不插柳吼捧着灵魂珠,不停的点点头,说:“是的是的,可惜没有人知道这个珠子有什么作用。月月你快试试你能不能得到它的认主!听说这是至尊神器呢,要是能得到它,肯定不错。”

“是吗?”司马幽月有些质疑的看着小吼。

“是的啦,来来来,你快试试!”小吼将灵魂珠抱到司马幽月面前,催促道。

“额——”司马幽月看到小吼积极的样子,接过灵魂珠,说:“那我试试吧。”

“嗯嗯。”小吼飞到司马幽月肩膀上,说:“月月你快招待会还没开始点。”

可是司马幽月并不知道怎么认主,当她正在想是不是要进行什么仪式的时候,小吼过来将手指上之前的伤口拉开,因为血不多赶快去看看,直接将她的手指放到了灵魂珠上面。

一开始灵魂珠并没有什么反应,那些血都没融进去,就在她想放弃的时候,那些血瞬间被吸了进去,就在她以为成功,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指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不仅如此,司马幽月感觉自己的手指好像被咬了一口一样,钻心的疼痛袭来,接着能感觉到自己的血顺着手指不停的往外流出,很快她就感觉到因为失血过多引起的头晕,接着眼前一黑,人也倒在了床上。

失去意识前她听到了小吼担忧的叫喊,心道:你这个坑货,我被你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