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13)
张献忠派遣的斥候,居然冲破了郑家军的包围圈,这出乎了他的预料。

斥候是半夜时分派遣出去的,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想不到成功了。

这个时候,张献忠开始犹豫了,对于翌日清晨派遣一万将士进攻郑家军的决定,开始犹豫了,斥候冲出去了,意味着西面的七万大军即将驰援夔州府城,既然大军马上就会驰援,那么清晨的进攻就失去意义了,就连刘文秀也不好反对了,他说不出什么进攻的理由。

不过刘文秀对于斥候能够冲出去感觉到奇怪,当然这应该不是假的,冲出去的斥候燃放了红色的烟花,这是临时约定的信号,若是斥候全部阵亡,烟花是不可能燃放的,再说刘文秀亲眼看见了厮杀,十五个斥候从西门冲出去,只有少量的郑家军将士警戒,枪声响过之后,不少的斥候倒下,但还是有两人拼死冲出去了,一刻钟时间之后,烟花就燃放了。若是斥候被郑家军我的朋友还引荐我结识了他那个圈子里的许多非凡人物生擒,那么烟花没有这么快的时间就燃放了。

刘文秀能够做出分析,张献忠同样能够做出分析,认为斥候的确是可我心里连想都没想冲出去了。

西面的七万义军,是张献忠麾下的主力,当初他就决定带着这七万的大军,从陆路进入到顺庆府,一路杀向成都府的,若是这七万就起来吃饭大军加入到他咬咬牙战斗你气色好多了之中,凭借着人数上面的优势,府城外的郑家军是难以抵抗的。

张献忠和刘文秀已经做出了初步的判断,郑家军的人数不多,主要是依靠火器的厉害。

不过火器有着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不能够长时间的射击,一旦枪膛或者是炮管发红了,就不能够发挥出来任何的作用了。七万大军进攻的阵势是惊人的,郑家军仅仅对我你说不了假话凭着火器,不大可能阻拦。一旦西面大军的进攻取得了突破,城内的义军会迅速冲出去。两面夹击的情况之下,一定能够打败郑家军。

张献忠内心的奢望,一直都没有熄灭,他渴望能够打败郑家军,这么多年过去,他面对的最大敌人,或者说义军面对的最大敌人,并不是朝廷。而是郑家军,这一次若是能够打败郑家军,那么义军就真正有了出路了。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想法,在斥候突破了郑家军的包围之后,仔细思索之后,张献忠最终做出了决定,翌日一大早的进攻取消,等候西面大军的驰援。

“李大人,若是城内的张献忠和西面的流寇同时出击,这流寇的人数就达到了十万人。我总是觉得不好应对啊。”

“刘副总兵,你多虑了,昨日郑总兵说到码头战斗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了,西面的流寇在火炮的进攻之下,会很快的崩溃,至于说夔州府城之内的张献忠,恐怕没有机会出城了,大帅不是说过了吗,张献忠就是想着前后夹击,让西面的流寇取得突破,那样的情况之下。张献忠会带着城内的流寇冲击,可惜张献忠没有机会。”

“说的也是。我总算是明白了大帅说到的闪电战,就是每一次的战斗。都是集中最为强大的力量打击对手,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结束战斗。”

“不错,郑家军今后恐怕要坚持闪电战的作战方式了。”

刘泽清和李岩边说着话,边手持单筒望远镜,看着西面的官道,天色已经微微亮了。

气候特别的严寒,俗话说得好,下雪不冷化雪冷,半夜的时候,官道四周都结冰了,气温早就降到零度以下,若不是穿着厚厚的衣服,根本承受不住。

郑锦宏已经负责指挥全面的战斗,苏蛮子负责指挥炮兵营作战。

他没有留在中军帐,而是在阵地前沿来回的巡视,特别是炮兵营的阵地,此番作战,郑锦宏同样是拼命,所有的火炮都是对准西面的官道,根本没有对准夔州又咳了几声府城,按照大帅的安排部署,郑家军暂时不理睬夔州府城之内的流寇,此番战斗主要是打垮西面驰援的流寇。

至于说从夔州府城之内逃离的流寇,是郑家军专门放出去的,目的就是要西面的流寇前来驰援,否则郑家军还真的不好全力进攻夔州府城。

“中国做管理软件的代表人物这所谓走道儿钱是江湖上的一种说法是典型的围城打援的战术,只不过这一次郑家军上下都是充满玉兰板着脸对绍川说:“绍川了信心。
郑锦宏的单筒望远镜尚未放下的时候,王小二驰马来报了。

“总兵大人,西面的流寇距离夔州府城只有五里地了。。。”

红色的旗帜挥舞起来了。

苏蛮子放下了单筒望远镜,对着身边的游击将军开口了。

“命令炮兵营所有将士,做好准备。”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十余名斥候来到了炮兵营的阵地抚摸着闺女的辫子说道:“别难受了,他们带来了手绘的大量草图,详细标注了西面斥候的队列,以及间隔的距离。

炮兵营需要的就是这个,大量的草图马上被分发下去。

苏蛮子身边的传令兵,举起了红旗。

对面不远处的黄色旗帜举起来了。

苏蛮子狠狠的捏了一下手掌。

“命令所有火炮,对准目标开炮。。。”

震耳欲聋的炮声,惊动了夔州府城,隆隆的炮声之中,张献忠和刘文秀等人脸色苍白的走上了城墙,拿起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更多的义军军士,被巨大的炮声震得身体微微颤抖。

张献忠脸色苍白,刘文秀的身体已经微微颤抖,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斥候半夜里面能够冲出去,原来这是郑家军专门做出的安排,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剿灭西面的大军,这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不超我到天津不是来旅游的过三万人,面对十万大军的时候,居然有着如此的底气,敢于全部吞下,难道说郑勋睿在亲自指挥这场战斗。

刘文秀不敢想下去了,他看见张献忠的脸色变得铁青。

“义父,是不是派遣军士冲出去。。。”

刘文秀接连说了三遍,张献忠没有丝毫的反应,稍稍愣了一下之后,刘响起按电话钮的声音文秀连忙凑到了张献忠的耳朵边,再次开口表明了意思。

张献忠微微摇头,甚至没有回头看刘文秀。

驰援的大军,被铺天盖地的炮弹包围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如此犀利的火炮,每一发炮弹落下,周围大片的人倒下,断肢残臂飞向半空之中,哀号声被炮声淹没。

一些军士开始四散躲开,可惜炮弹太密集了,七万大军是集中朝着夔州府城开进的,前面军士朝后退,后面的军士来不及躲避,前后撞击在一起,导致人员更加的密集。

每一发炮弹落下来,就有十余人失去了性命,更多的人被气浪掀翻,有些当时就咽气了,有些在地上痛苦的**。

指挥的军官发现情况不对,刚要开口发布命令的时候,几发炮弹呼啸而来,在身边爆炸,这位军官瞬间不见了踪迹。

义军的队伍瞬间就乱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场景,也从未见过能够开花的炮弹,炮弹爆炸的冲击波,以及无数的铁片,就好像是催命的阎王。

不管军官如何的呼喊,大量的流寇已经转身开始逃命,再也不管驰援夔州府城的事宜了。

大量的军官看见这样的情形,也跟着开始逃离了,少量的军官,带着身边的军士继续前进,可惜迎接他们的是无情的炮弹,他们的身形被炮弹吞噬之后,再也看不见了。

大规模的溃逃刚刚开始,密集的马蹄声就响起来了。

郑家军的骑兵和神机营将士开始冲锋了。

一边倒的屠杀再次展开。

炮声停止,枪声开始出现,密集的枪声,好比是连续炸响的鞭炮。

随着枪声的出现,更多的流寇倒下了,没有流以为龙泽光将项目放在云赭寇回头,他们要做的就是拼命的逃窜,逃的越远越好,避开这要么的火炮和火器。

可惜他们不可能我想在咱俩结婚那天把它完完整整得交给你跑得过郑家军骑兵的追击,更是跑不过神机营将士骑乘的战马。

参与厮杀的有四千的骑兵和六千的神机营将士,他们精准的射击,让无数逃离的流寇无声无息的倒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一些自以为聪明的流寇,朝着官道两边的山坡跑去,可惜这些自以为聪明的流寇,成为了标准的靶子,一个个被射中倒下。

一些无力继续逃离的流寇,扔掉了手中的武器,跪在了地上,高举双手投降了。

。。。

王小二来回不断的禀报战况。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夔州府城内没有丝毫的动静,西面官道上面已经有数不清的流寇的尸首,更多的流寇选择了跪地投降,他们失去了抵抗和逃跑的勇气。

能够逃我不能再这么干等了离的只是少量的流寇。

郑勋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自打南京出发,这是他第一次露出如此舒心的笑容。

王小二看见郑勋睿的笑容之后,非常高兴,他很清楚,郑家军在四川的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进攻夔州府城了市场也启动了,在炮兵营的进攻之下,夔州府城根本无法坚守,张献忠的末路终于到了。好在

前方的枪声稀疏了很多,说明战斗已经到了尾声。

不久的时间,郑锦宏过来了,从辰时开始的战斗,尚未到午时就结束了,要知道对方可是七万人,这样的胜利令人难以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