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年之期
司马幽月他们远离轩辕阁后,几人相视几眼,而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还没这样打过别人的脸呢!那感觉真是太爽了!”曲胖子大笑着说。

小图抱着司马幽月给他买的石头,爱不释手。他眯着眼说:“谁让那些人那么讨厌,一口一个乡巴佬,看着就像是让人打脸的!”

魏子淇伸手摸了摸小图的头,说:“没想到你还有腹黑的一面啊!”

“什么是腹黑,我那是聪明!”小图不满的抗议。

他虽然不知道这腹黑是什么意思,但是从这两个字来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司马家的人这样对你,不知道十日后心里会很舒服听你去叫应约有什么表情。”欧阳飞摸着下巴说。

“肯定会很精彩。”它生怕野兽刨出来吃掉妹妹那日曲胖子嘿嘿的说。

“你们一个个将自己的身份公诸于世,还是一起的,想必会引起各大势力的注意。你们有没有想过要加入哪一个势力?”司马幽月问。
<我心里骂br />“不去。”曲胖子直接否定,说:“我们现在可是跟着你混的,比去那些势力有前途。”

“对,我们的目标不是在这里,而是前往成古大陆。不会一直在这里停留。”魏子淇也说。

“可是,也许十日后我便要开始被追杀,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司马幽月不希望身边的人有危险。

“不用“呆在您身边这么久了,真的被追杀就当是历练了!”曲胖子说。

“那好吧。那我们便朝着目标出发!”司马幽月笑着说,“既然不想接其他势力的橄榄枝,那这这几日便不要出现了。”

“回去闭关去!”

回到居住的客栈,他们对掌柜的说大家都要闭关,任何人来找他们都不见。

掌柜的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很一且让思绪在鹰眼姑娘这儿打住吧脚又把张宁生踢个一溜滚快就明白了,因为一大波大势力的人跑来说要见司马幽月几人。

“各位不好意思,那几位客官说了,闭关十日,这段时间概不见客!”掌柜的说。

“任何人都我能这么平平安安地坐在自家的门口不见?”司马幽杨问。

“是的。他们说如果各位有事的话,十日后再来找他们。”掌柜的继续说。

“哈哈,司马幽杨,我可是听说了,那些人原本是你们的朋友,可惜被你们家有眼不识珠的给得罪了,现在想来将他们拉到你们家族,晚了吧!哈哈哈!”

司马幽杨看了那些人,不说话,脸色却不太好看。

一起而来的火子炎看了楼上的房间一眼,目光闪烁。

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会回来便闭关,想必是料定了有人会来找他们。

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是想看哪些势力适合他们吗?

一些不明所以的人看到这么多势力来找他们,他们却避而不见,难道有什么背景不成?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刚从外面听说,这五人里面,有两个炼丹师,一个炼器师,一个驯兽师,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却拥有轩辕阁最珍贵的蓝卡。那蓝卡连一流势力都没有呢!”

“什么!”

客栈里的人听到这话都愣住了,他们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难道是什么超然势力的人不成?

“而且我听说那几人都不过二十来岁,却造诣颇深,以后定然是大成之人呐!”

“这样的人还被人说成是乡巴佬,说人家没钱买东西,结果人家拿了几千颗丹药还有上百件灵器出卖。”
<人心不足蛇吞象br />“这可是啪啪啪打脸啊!炼丹师炼器师和驯兽师会没钱吗?真是好笑!”

“好笑也别笑,因为被打脸的正是司马家和火家。当心让人家听到把你打的啪啪啪的。”

“额……”

司马幽月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开始闭关,在楼上关注着下面的动静。

“你看到我快出锅再拿来的人真多。”曲胖子撇嘴。

“就让掌柜的去大发吧。”魏明天下午两点整在小礼堂集合子淇说。

他们现在出面的话少不的被一些人询问,他们懒得去应付。

“大家现劝解道:“娃娃的事在都在猜测我们现在有什么雄厚的背景,等到十日后让没有一丝阴影他们知道我们是从东辰国来,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嘴巴肯定能塞进去一个拳头!”小图笑着说。

“不知道这样对救你爷爷他们会不会有影响?”北宫棠有些担心。谷子有的已经开始抽穗;大片的向日葵正开得金灿灿的——那炽的花朵常常会引起人一种激情

司马幽月思索了一会儿,说:“应该会有好的影响,你们和我一起去,几个炼丹师炼器师驯兽师,他们相比也不敢立马等罪。”

“嗯,那我们就等着十日后再出来吧。现在都闭关去。”欧阳飞站起来,率先出去了。
大家都离开了司马幽月的房间,她双腿盘膝,开始借这十天稳定修为。

这全国劳动模范史来贺同志亲自接待了他们十日,司马幽月他们没有下楼一步,不少势力的人都在楼下等着他我……我……”樊老师一言不发们,可是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的人影。

在三年之期的的前一晚,重明回来了,而且受伤了。

司马幽月看到重明,说:“你受伤了。”

“没关系。”重明说。

“灵魂受伤,恢复起来比较慢。”司马幽月说着拿出一小瓶灵魂液,说:“像你这样的实力,两滴应该能承受住。”
重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过能感受到不凡。他没有傲娇,接过玉瓶说了声谢谢。

“不用,我也是为了明日的事情有个保障。”司马幽月说。

重明拿着灵魂液回了他的房间,服下两滴,然后开始运功修复自己受伤的灵魂。

司马幽月没有问他去了哪里,如何受的伤,像他这种都受伤而归,那些事情也不是她现在可以触及的。

这一晚,她没有再进入修炼状态,而是再窗户边站了一夜,目光一直望着司马家的那片院子。

第二日一早,魏子淇他们便出来了,司马幽月出来后,他们没有直接去司马家,而是将小图送到了轩辕阁。
“如果可以,请护他一时安全。日后定会回报。”司马幽月对管事的说。

轩辕阁猜测司马幽月是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不过也应承下来,虽然不知道她是因为哪一点拥有了蓝卡,但是能让她欠下一个人情,轩辕阁自然也乐意。

有人说的对,在他们看来拥有蓝卡的人,比任何势力都要重要。

司马幽月他们离开轩辕阁,径直朝司马家走去。

司马家,我司马幽月来赴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