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流产的预兆
他们没有多想,就猛的往下压,苏慕容大叫一声,痛的眼泪都快飚出来,李致看了愤恨的起身用力推了他们一把,“你们没看到她那么难受?”

他们往后退了退,小腿上的力道消失,苏慕容难得喘息了一下,可还是钻心般的疼,像是硬生生要把腿扯断一般。

两个保镖看到他那么过激的行为,忍不住说道,“你这样做会让她更痛苦,要是被莫老知道了,将会更严重的惩罚她。”

“你们——!”

旁边一位男人也板着脸劝她,“现在她还是少奶奶,如果你在莫家违抗莫老的命令,他也许不会对你作出什么,但就难说了。”

这时苏慕容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吼道,“你滚开!这些苦,我自己能承受!”

李致一震,看着她固执的跪起来,然后那两个男人拿起棍子放在她腿上,一脚一边的踩下来,苏慕容就立马皱紧了眉头,深吸了一口冷气,挺直了脊梁。

雨渐渐变小,苏慕容眨了眨眼睛,刚才还昏暗的天空突然出现一丝阳光,接着雨过天晴一般,太阳重新照在大地上。

连上天也这样玩弄她么?

她跪在原地上,那地方已经陷出了一个小坑,太阳照在地上,湿热的气息不断传来,忽冷胡热的温度,让她难受的皱眉,毫无预兆连续打了三个喷嚏,她伸手揉了揉鼻子,没说什么。

李致看到她那么辛苦的样子,决定去找莫老求情,就算看在他们两家的关系上。

找到莫老居住的地方,一进去就看到里面跪了不少人。

莫官妡流着泪跪在里面,看到他进来,忍不住大吼道,“都是你妹妹把慕容害的那么惨!我刚才去看的时候下那么大的雨她还跪在那!你现在还有脸来!”

莫杰森跪在他旁边,伸手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他是来帮慕容求情的,你别再数落什么不是了,也许效果比我们要好也说不定。”

小艾也跪在里面,听到他这么说,忍不住皱眉,“大太太和二太太在里面劝了老爷那么久都没用,他还会有效果?”

李致看了他们几眼,起身朝莫老的卧室走去,听到里面传来云宜和罗奈儿争执的声音,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莫老在里面闷哼一声,“给那个女人求情的就跪出去!”

李致怔了一下,张嘴喊道,“莫爷爷,是我,李致。”

云宜看了莫老我为那一亩半田跑破了鞋底——奶奶一眼,有些焦急的说,“爸,刚才下那么大的雨,就算是个男人的身体也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而且神情的原为都没弄清,就这么体罚她不好。”

船行很快“就是啊爸。”罗奈儿也劝道,“刚才有人说她倒在地上了,惩罚是要惩罚,可是生命最重要啊!”

莫老冷冷的瞪了她们一眼,“滚出去!”

“爸……”

“出去!”

他怒吼一声,云宜和罗奈儿颤了一下,只好走出去,她们出去后李致走进来,看着他板着脸,走到他面前开口道,“莫爷爷,我是来求情的。”
莫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烦躁的挥手,“别和我提这件事!今天真是让你看丑了,莫家竟然出了这种女人,说出去都嫌丢脸!”

李致浅浅的笑了一下,看着他,“莫爷爷……也许这之间有什么误会呢?莫楚昕她可能是自己不小心的缘故流产了,而她刚好看到苏慕容和李芸欣在闹矛盾……所以……”

“够了!”莫老呵斥一声,愤怒的瞪着他,“在莫家,受了错!就该责罚!你们这样是在纵容她懂不懂?而且这是我们的家事,如果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那您也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放过苏慕容好不好?她应有的惩罚已经得到了……”

…………

云宜和罗奈你不负责谁负责儿走出去的时候,莫官妡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们,抽噎着问,“爷爷答应放过慕容没有?”

云宜遗憾的摇头,随后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心一般,“莫楚昕她不可能被一推就流产,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我要去查事情的真相!”

说完她就往外面冲去,而罗奈儿也急忙跟了出去。

苏慕容还在哪跪着,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现在浑身都没秋桃方抑郁地低下头什么感觉,只是体温忽然热忽然冷,而整条腿都已经麻痹了。

忽然眼前一黑,她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旁边的男人对视了一眼,再站了十分钟,其中一个男人收回脚说,“我去报告莫老,你在这看着。”

“好。”

另一个也收了脚。

而苏慕容则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男人正准备跑去找莫老的时候,忽然一群人冲过来,接着都往苏慕容那边跑去,他怔了一下站在旁边,然后很快就看到苏慕容被抱走了。

他拧了拧眉,继续往前走。

…………

苏慕容躺在急诊室内,医院本来派那个年轻医生给她就诊,但她突然借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推辞了。

最后只好让那位林医生给她就诊。

莫官妡她们待在外面焦急的等着,看着那门口红灯还在亮着,她忍不住来回走动,突然跑到莫杰森面前道,“大哥呢?慕容发生这件事他怎么还没来?”

莫杰森皱了皱眉,“大哥……好像被爷爷软禁了。”

“怎么变成这样啊!”莫官妡大叫一声,“这就剩几天了怎么还发生这种事!”

小艾拧了拧眉,“别说了,还是先看慕容情况再说吧。”

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林医生走出来笑道,“病人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感染了风寒还有膝盖有些外伤,其它一切良好,等她转到普通病房待几个小时就可以出院了。”

莫官妡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接着看到苏慕容被一名护士推出来,她们连忙跟着跑过去。

“慕容,你感觉怎么样?”

苏慕容睁着眼睛,其实半个小时前就醒了,她愣愣的看着不停晃动的天花板,然后把视线落在莫官总是要到熄灯前才回来妡身上,“咳……我没事……”

李致也站在后面跟着走进病房,等把床位安排好后,他站在床尾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嗓音低沉的道,“先让她休息一下。”

莫官妡听了,就站在床边担忧的看着苏慕容。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老人啊

过了几分钟,她慢慢坐起来,莫官妡连忙扶着,她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她背靠在床头,想着刚才林医生的话,她皱了皱眉,有些虚弱道,“水……”

莫官妡听了,急忙走到一旁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递过来,小心翼翼的凑到她唇边,“你慢点喝……嘴巴脱水好严重……”

“嗯……”苏慕容捧着玻璃杯,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然后视线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有些疲惫道,“官妡,麻烦你帮我叫林医生过来一下……我没事,你们都先回去吧……等会我想睡一觉……”

她知道这是个无情的男人“我陪在你身边。”

莫官妡担忧的看着她,然后抬头对周围的人说,“慕容想休息,没事的话我们就出去吧。”

说着就开始推着他们往外走,李致皱了皱眉,不用她说自己就先出去,人都出去后,莫杰森问刚才苏慕容对她说了什么。

莫官妡只是皱眉看着他,“没说什么,她想休息,先别打扰她了……让她一个人静静。”

说完她就往走廊左边跑去,然后找打那位林医生,就带着她来到苏慕容待的病房。

在进去之前,她皱眉问她,“那个莫楚昕现在怎么样了?”
林医生笑了一下,“她现在好像麻醉还没过,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醒来能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没了……这还要看她心里承受能力了。”

“我知道了。”

“嗯。”

林医生温和的笑了一下,推门走进去,看到苏慕容虚弱的靠在床头,她走过去,“刚醒来怎么就坐起来了?身体那么冷应该在被窝里多待一会。”

“我没事……”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担忧的问道,“刚才……你说我有流产的现象……那孩子……”

“这个你不用担心。”林医生笑着上前,“这个只是预兆而已,两地分居也许是你刚才淋了雨染了寒气,所以对胎儿有点影响,但影响不大,不过也不能忽视。往往胎儿都是很脆弱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它在母体的内的生长。”

“那它现在……”

林医生走到她床头,伸手探了探温度交稿的额头,皱了皱眉,“胎儿现在倒是没事,不过你就有事了,你高烧一直不退,体温时而高时而低,这样会给宝宝带来很严重的影响,这就是流产的预兆。”

苏慕容一惊或将付出更多精力,连忙拽住她的手,焦急的问,“那我该怎么办?”

“这个你别急。”才弄出这么个既成事实

林医生想了想,“我现在给你二人就在这胡同里相遇了量一xiati温,等会给你开一些药,你服用看看效果,然后再打一针,估计就没什么太大是问题。”

“那谢谢医生了……”

听到没事,苏慕容立马虚脱的靠在床头他们那一次没有说一句话,双眼疲惫的闭起,鼻子一酸,她揉了揉眼狠狠地揍他!”不知是那3个年轻人打累了睛看着她,凄凉的笑道,“我先休息一下。”

“好好休息,我先出去。”

林医生点点头,往外面走去,等她听到关门声,苏慕容才缩进被窝里,攥紧了身上厚重的被子,她却感到寒冷。

所谓天冷加衣,心冷无医……

林医生出去的时候,一群年轻八卦的小护士聚在一起讨论苏慕容的八卦,她听了,皱着眉头走过去,严肃道,“你们很闲是不是?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讨论这些东西!要是被那些有些人传出去,看你们就别想在莫家活了!”

大家被她吼的一愣一愣的,随后撇撇嘴,不欢而散。

林医生看他们都走了,冷哼一声白天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开始往回倒拿着手上的文件继续往前走,这时那位给莫楚昕主刀的年轻医生凑上前问,“林医生……现在少奶奶情况怎么样?”

林医生看了她一眼,脸色忍不住柔和了一下,她是今年莫家从国外名校请来的外科医生,主修妇科,对医术很有研究,她很佩服她的年轻有位。

“现在情况是好了一点,但身体还很虚弱,小伪啊,你今天给莫楚昕说道做手术也辛苦了吧?”

“还好……”琳伪尴尬的笑了一下,眼神有些闪烁的问,“少奶奶她今天是怎么进医院的?听说莫老知道莫楚昕流产……似乎对她发了很大的王老五说:“怎么样?这栋?”素素说:“挺好的火……”

林医生一听,立马压低声音道,“可不是发了好大的火……听说都把少奶奶打的跪下来了,真是太狠了。”

琳伪一惊,心里自责的厉害,急忙问下去,“然后呢?少奶奶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不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