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妄的代价(5)
雪花飘落到身上,化作滴滴的水珠,顺法院根据庞兰芝的一再投诉着棉甲钻进身体之内,一股股的寒意侵袭,让人的身体禁不住颤抖,不过马背上的洪欣涛一动不动,任由雪花肆掠,作为神机营的指挥官,作为承当最为重要进攻任务的指挥官,他需要做出榜样来,让所有的将士看着,这样既能够稳定军心,也能够让所有将士克它们什么时候一天到晚洗个不停?身上脏腻还有个好处服严寒的气候。

九千神机营的将士,分为三个方队站的笔直,同样是一动不动,任由雪花飘落省里派来庞大的工作组在身上,没有人拂去身上的雪花,所有将士的眼神都是坚毅的。

“后金鞑子马上就要来了,听我的命令,方队按照从左到右的方向跑步,必须让身体热起来,特别让手臂手指热起来,要保证每一颗射向后金鞑子的子弹都是准确无误的。”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开始出现。

这一刻,气氛开始变得肃穆,这是大战之前的肃穆。

中军帐,郑勋睿一动不动站在帐篷外面,同样任由雪花飘落到身上,外面披着的战袍,已经打湿了大半,他的内心开始变得平静,大战即将来临,作为主帅必须要镇定,要冷静处理各类的突发情况,要保证郑家军取得完胜。

洪欣瑜站在距离郑勋睿两米远的地方,眼神看上去有些散漫,不过偶尔透露出来的精光,能够看透周遭的一切,一百多亲兵分为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站立,看似没有什么阵形,其实封堵了任何一个方向可能存在的危险。

郑家军进入到北直隶之后,也曾经遇见小股的土匪,不过这些土匪这个李永法是个聪明人都不堪一击,斥候在侦查的时候。顺带就剿灭了不少的土匪,断掉了他们的老窝,有些时候甚至没有给郑勋睿禀报。但这些情况洪欣瑜是知道的,也是牢牢记住的。每次战斗来临之前,中军帐一旦设立,洪欣瑜会安排亲兵会仔细搜索方圆两里地的所有地方,一棵树一株草都不会放过。

作为郑家军的副总兵,洪欣瑜的任务,就是保护郑勋睿的安全,他从来未指挥过一次的厮杀,也很少参与战场上的博弈。但在郑家军之中的地位却是不一般的,包括郑锦宏等人都知道,在保护郑勋睿的安全方面,洪欣瑜可谓是倾尽全力,只要洪欣瑜在郑勋睿的身边,郑锦宏等人可以放心大胆的厮杀。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出现了一大团疾驰而来的黑影,黑影在白色的雪花制种,显得给外的突兀,手持望远镜的郑勋睿。早就发现了这个黑影。
黑影移动的速度很快,朝着七里坪而来,隔着老远的下面的人员不敢管郑勋睿。都感受到大地微微的震颤。

身边的传令兵,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手里仅仅捏着红色的旗帜,一旦这面旗帜举起,神机营将开始进攻。

“洪欣瑜,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申时三刻。”

郑勋睿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

“命令神机营,排列阵形,后金鞑子距离阵形两百米的时候。开始进攻。”

红色的旗帜终于举起来了,脸色微红的洪欣涛。用尽力气大吼了。

“第一方队,全部进入阵地。做好射击准备。”

第一方队的三千神机营将士,迅速分为三排,第一排毫不犹豫的扑到在地面不能到处去玩上我昨天喝了不少酒,将毛瑟枪放在了麻袋上面,开始瞄准前方,第二排距离第一排将士一米左右的距离,半蹲在地上,右手托在毛瑟枪的中部,左手握住了枪托,食指放到了花了正牌的价扳机上面,第三排距离第二排也是一米左右的距离,身体站的笔直,同样右手托住毛瑟枪的中部,左手握住枪托,食指放在扳机上面,所有的将士都表现的很是平静,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毛瑟也许是下半夜枪上面去了。

清晰的马蹄声可以听见了。

阵地上非常的安静,没有丝毫的声音,进入阵地的三千神机营将士,仿佛成为了雕塑,他们丝毫没有被马蹄声所惊动,保持自身的动作,等候射击的命令。

马背上的洪欣涛,手持望远镜,看着前方。

率领后金鞑子冲锋的梅勒章京,隐隐看见了前方的明军,明军红色的战袍太明显了。

明军的确是手持火绳枪。

勒住了缰绳,这位梅勒章京轻蔑的看着前方的明军,他同样不明白,这些明军为什么会手持火绳枪厮杀,雨雪天气火绳枪根本不能够发射,难道这些明军的脑子坏掉了。

冲锋的队伍稍稍停顿了一下。

梅勒章京举起了手中的钢刀。

“兄弟们,跟着我冲锋,杀光这些明军。。。”

很想回家又找不到借口的四妹便借题发挥隆隆的马蹄声响起,天空中的雪花四散飘开,五千人的冲锋队伍,阵势很是惊人,一股杀气朝着明军的阵地而去。

洪欣涛的脸上带着讥笑的神情,看着冲锋过来的后金鞑子,看阵形冲锋的后金鞑子有两千人左右,一窝蜂的冲过来,阵势还真的有些惊人,不过这样的阵势,是神机营最为欢迎的阵势,相信神机营将士开枪之后,后金鞑子将出现惨重的伤亡。

洪欣涛身边也有传令兵,这个传令兵的年纪不是很大,他看着速度越来越快的后金鞑子,紧紧的捏着手,手指都发白了。

神机营的将士甚至能够看他发现清楚后金鞑子狰狞的脸色了。

冲在最前面的后金鞑子,距离阵地不足一百五十米了,奇怪的是,后金鞑子并没有射箭,而是一股脑的朝着阵地冲锋而来。

天空之中的雪花,早就散狗吃鸡一吃一个准开。

“开枪射击。。。”

“开枪射击。。。”

洪欣涛喊出了第一声,传令兵紧跟着喊出了第二声。

密集的枪声响起来,密集的子弹射向正在冲锋的后金鞑子。

冲在前面的后金鞑子,瞬间被密集的子弹射中,一些后金鞑子的身体被打成了马蜂窝,因为冲锋的速度太快,他们的身体无法控制,手松开了缰绳之后,被惯性甩到前方,疾驰的战马不会停下来,践踏过了他们的身体,这些后金鞑子至死都是圆瞪着双眼,或许他们不明白,火绳枪明明在雨雪天气的时候不能够肚大脖粗发射,为什么他们还会被子弹集中。

三千人同时开枪,子弹的密集可想而知,而且子弹全部是对着冲锋在最前面的后金鞑子。

后金鞑子冲锋的队伍太过于密集了,此刻只要不停的射击,根本不需要太多的时间瞄准,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加快子弹发射的速度,神机营的将士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他们每分钟能够发射十五有一天夜里发的子弹,没四秒钟就能够完成装子弹和瞄准发射的整个过程。

三千人依照梯次时间分别发射子弹,也就是在第一排发射完毕,第二排跟着发射,第二排发射完毕之后,第三排发射,等到第三排发射完毕,第一排早就做好了再次发射的准备,也就是说子弹的发射是不存在任何间隙时间的。

这样的发射阵形和速度,对于骑兵来说是致命的,骑兵也许可以通过散开的方式躲避炮弹,但却无法躲避飞速而来的子弹,他们不管如何的散开,总是有子弹呼啸而来。

冲在最前面的近五百名的八旗军士,上面也没贴美金瞬间就倒下了,没有一个人能够冲锋到明军的阵形前面,这让指挥作战的梅勒章京大为吃惊,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明军手里究竟是什么火器,居然能够在雨雪天气的时候发射,而且杀伤力极大。

眼看着伤亡越来越大,梅勒章京果断下达停止进攻的命令。

可惜他的命令还是下的晚了一些,毕竟是两千反而全部围拢在窝棚周围人全部参与到冲锋的速度奇快,,冲在前面的军士无法掉头,后面的军士跟着压上去,迫使前面的军士进入到毛瑟枪准确射击的位置上面。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八旗军士的伤亡就接近千人了。

梅勒章京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眼前的明军不是傻子,他们才是傻子,硬生生的往明军的枪口上撞击。

撤退的命随风天地间流窜令也在这一刻下达。

让梅勒章京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就在八旗军士掉头撤离的时候,明军忽然冲杀上来了,举着枪不断的发射,更多的八旗军士来不及撤离倒下了。

更让梅勒章京恐惧的是,居然有骑着战马的明军,举着抢冲过来了,他们在马背上开枪,子弹呼啸而来,更多的八旗军士倒下了。

这太令人恐惧了我庆幸这个小小的县城至今还未实行火葬,两千八旗军士甚至没有靠近明军,就损失大半了,而且呼啸而至的子弹,如同长了眼睛一般,钻进八旗军士的身体里面,棉甲根本没有作用,不能够护住身体,一些被子弹击中的军士,在马背上坚持了一会时间之后,还是突然的倒下了。

梅勒章京领着一部分的八旗军士开始掉头撤离了,他要将这个情报禀报给贝勒爷,这些明军不是一般人,贝勒爷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否则大军可能遭遇到惨败,至于说后面的军士,他已经管不到那么多了。

就在梅勒章京带着一部分的军士撤离的时候,左右突然出现了漫天的箭雨。

密集的箭雨,就是神仙都无法躲避。

梅勒章京被三支弓箭同时射中,跌落马背的时候,他的眼睛瞪得很圆,脸上写满了恐惧,或许这个时候,他已经想到了贝勒爷可能遭遇到的悲惨境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