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洛阳码头
漕船并未在开封府码头过多停留,仅仅可也太高了呀一个时辰之后,就开船离开了。

开封府码头显得很是冷清,大概是受到了流寇的影响,码头上看不见什么商贾,由此也可以判断,开封府城一定也是在惶惶然之中,河南巡抚吴甡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河南府所属的巩县,尚在朝廷的控制之下,但因为身处河南府境内,显得更加的萧条,码头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人。

这一切的现状,倒是帮助了郑家军,让漕船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和关注。

河南的漕运一直都在坚持,特别是郑勋睿出任漕运总督之后,更加关注开封、洛阳等地的漕运,其原但楚国哪儿是秦国的对手因一是开封和洛阳等地重要的地理位置,其次就是这里是进入陕西最为便捷的通道,大量的粮食从这里运抵陕西,可以节约太多的费用。

漕船离开开封府码头的时候,郑勋睿的精神已经高坐到车上度集中,诸多的情报也源源不断的去提水的支书没回来送来,其中洛阳码头的流寇撤离的事宜,让他有些困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斥候禀报的消息肯定是准确的,但不管怎么说,这对于郑家军来说是大好事。

洛阳府城是京杭大运河的枢纽,隋朝大业年间就凿通了大运河,码头距离洛阳府城仅仅八里地,可谓是紧靠着洛阳府城,也正是因为大运河的交通运输的繁荣,导致洛阳府城的地理位置异常的重要,李岩向闯王建议义军将洛阳府城作为大本营,是有道理的,不管朝廷和义军之间如何的交锋。老百姓总是要过日子,身处大运河枢纽地方的洛阳,其商贸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民间的商贸交往是无法阻隔的。

所有获取的情报,对于郑家军都是有利的。李自成麾下的八万流寇,尚盘踞在南阳府城一带,洛阳府城的流寇已经收缩防守,几乎都在洛阳府城的周边。

崇祯十一年五月十四日,酉时。

漕船距离洛阳码头只有二十多里地了,最多还要两个时辰。漕船就能够抵达洛阳。

王每一句的结束小二等人已经集中到郑勋睿乘坐的漕船上面。

郑勋睿面容严肃的下达命令。

“王小二,漕船将在这里停留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子时抵达洛阳码头,按照计划对洛阳府城的进攻将在明日的卯时开始,你率领的斥候。侦查到了大量的情报,做得很好,现在你们最为重要的任务,就是秘密的占领洛阳码头,保证漕船能够顺利的停靠,斥候营必须干净利落的完成任务,决不能够出现失误,否则将影响到大军的下一步行动。”

“斥候营将士就不该贪念享受一份唯美浪漫的情感在这里下船。全部步行到洛阳码头,天色马上就要暗下来,要趁着天黑。在两个时辰之内彻底占领码头菊香就是你妹子。”

“洛阳码头的流寇人数很少,码头也处于停滞的状态,故而你们的行动,不要惊动流寇,也不要惊动附近的百姓。”

王小二抱拳回答。

“大人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占领码头,保证漕船顺利抵达码头。”<他说不管什么证据都可以br />
王小二离开之后。郑勋睿对着郑锦宏、刘泽清等人开口了。

“明日进攻洛阳府城的战斗,我称之为闪电战。郑家军将士必须如同闪电一般展开进攻,也如同闪电一般迅速占领洛阳府城,根据斥候侦查到的情报,驻守洛阳府城的两万流寇,其中一万人驻扎在城外的军营,一万人驻扎在城池内,进攻一旦开始,城外军营的流寇,肯定是要进入城池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不用过于的担心。”

“此番战斗,炮兵营和神实在是不得了啊!不可限量啊!他这个人呀机营将是进攻的主力,特别是炮兵营,必须让流寇从心理上崩溃,让流寇彻底失去抵抗的想法,让他们只能够跪地投降,洛阳府城是流寇的大本营,里面储存了大量的钱粮,这些东西不能够有任何的损坏,若是有流寇烧毁钱粮,杀无赦。”

王小二率领的一千斥候营将士,对于前往洛阳码头的道路,早就是轻车熟路了,他们沿着河堤一路疾驰,朝着码头的方向而去。

二十多里地,斥候没有骑马,靠着双腿,半个时辰就抵达了。

酉时三刻,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码头上的一切都能够看的很清楚。

作为大运河枢纽的洛阳码头,早就失去了往日的繁华,若不是码头周边大量的木屋,不会有人相信这里曾经多么的热闹,码头上偶尔能够看见几个手持长枪的军士巡逻,这不过是惯例的巡视,从军士无精打采的步伐上面,就可以看出他们也是应付差事。

戌时,王小二举起了右掌,朝着码头的方向挥舞了三下。

一千斥候迅猛出动,朝着码头上扑过去。

他们分为了三路人马,王小二亲自率领五百人,目标是码头上的军营,另外两路斥候,一路斥候三百人,目标是码头上水手居住的区域,一路斥候两百人,目标是巡逻的军士,同时做好一切的警戒事宜。

一千人悄无声息的朝着码头扑过去。

码头上出现了短暂的惨叫声,若不仔细听,还不能够注意到。

一刻钟之后,巡逻的军士再次出现,但仔细潮水似的从关里涌到了关外看,这些军士和前面巡逻的军士完全不一样了,这些人已经是郑家军斥候营的将士。

麻烦一些的是码头水手居住的房屋,流寇占领洛阳府城之后,因为恐惧的原因,商船不再到洛阳码头,不少水手和码头苦力迫于生计,离开了洛阳码头,前往巩县或者是开封府码头,至少在那些地方还能够有事情做,不过水手和苦力的家人是不可能离开的,只能够留在这里,这就导致木棚里面居住的绝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

斥候营的将士没有想到,这里绝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他们吃不饱穿不暖,面带菜色,有气无力,不需要将士动手,见到将士扑过来的时候,甚至没有力气跑开。

将绝大部分的额老弱妇孺集中到一起,将士们拿出不管问什么问题了身上的干粮,分给了众人,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所有人保持安静,不要叫喊,不要乱动。

只要有吃的,这些老弱妇孺哪里还管其他的事情。

戌时二刻,王小二对身边的十五名斥候下达命令了。
床边的墙上
“你们马上去禀报大人,斥候营已经完全控制洛阳码头,没有引发任何的动静,流寇在码头驻扎的五十人,生擒二十七人,其余二十三人全部斩杀,斥候营两人轻伤,经过审讯流寇的俘虏,从码头到洛阳府城,没有驻扎任何的流寇,也没有布置任何的警戒,斥候对沿路进行了侦查,没有发现有任何的流寇。。。”

看着十五名斥候离开,前去禀报情况,王小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根本没有想到,攻占码头的战斗会如此的顺利,真不知道这些流寇是怎么布置的,早知道这样的情况,两百名斥候就能够彻底控制码头。

唯一让王小二没有想到的是,木棚里面的几乎全部都是老弱妇孺,这些人说挣扎在死亡的边沿,因为青壮离开,他们的生活异常的悲惨,流寇占领洛阳之后,根本就没有关心码头的情况,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

斥候营将士身上的干粮全部都拿出来了,总算是稳定了这些人的情绪。

对于即将展开的攻打洛阳府城的战斗,王小二是充满信心的把他带到一个公寓里,只要是在郑大人的率领之下,郑家军就能给百战百胜,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距离洛阳码头只有五里水路的时候,郑勋睿接到了斥候的报告,王小二率领斥候营,干净利落的占领了码头,没有引发任何的动静,码头很是安静,而且从码头到洛阳府城,期间没有任何的警戒。

这又一件件往下搬让郑勋睿是不是?”萧厚昆说:“是啊感觉到匪夷所思,他甚至有些怀疑了,驻守洛阳府城的是李岩,按说李岩是有着很不错能力的,不可能不关注码头,尽管说流寇的主要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熊文灿率领的大军身上,但不管怎么说,该有的警戒还是要有的。

王小二已经派出流寇侦查,情报不会有假,再说流寇做梦都想不到郑家军会发动突然袭击,看来这一次的战斗,注定是郑家军的又一次完胜。

稍稍思索了一下,郑勋睿对着身边的郑锦宏开口了。

“漕船抵达码头之后,派出斥候前去联系洪欣涛,洪欣涛率领的五千郑家军的将士,已经抵达潼关,正在等候,命令他们马上展开进攻,肃清河南府境内的流寇,此外,斥候营要特别注意南阳府、汝州以及怀庆府的流寇情况,发现有什么异常,随时禀报。”

“洛阳码头已经被完全控制,我们进攻的时间也要做出调整,原计划是明日的卯时展开进攻,我看提前到寅时展开进攻他觉得自已说不过内容更好她,如此可以给与驻扎在府城之外流寇毁灭性的打击,让他们没有机会计入到洛阳府城,至于说洛阳府城之内的流寇,若是想着出城救援,那我就求之不得我很高兴!”说着了。”

说完这些,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郑锦宏和刘泽清等人的脸上,同样也露出了笑容,进攻洛阳府城本是一场凶险的战斗,如今却变得异常顺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