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结婚了
“那就恭喜宋总了。”

“恭喜宋总!”

“恭喜,恭喜,那行,我们明天再过来!”

……

一时间徐冰说:“不错,画风突然转变实际上是为了阻止美女入楚,此时显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开口纷纷祝贺。

宋易熙也是双手抱拳,笑呵呵地感谢着众人的祝福。

李芸欣脸上的笑容也荡漾开来,那幸福的像花儿一般的灿烂容颜,美若天仙。

众人纷纷给两人让了一条路,李芸欣就拉着宋易熙小跑起来,嘴里还说道:“快点,易熙。”

“别急,现在还早着呢”见李车辆不停地往黑夜里钻芸欣如此着急,宋易熙也不禁笑笑。

在等电梯的时候,宋易熙也装作不经意间回过了头,就和助理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离开。<像一只只振翅的蝴蝶br />
而助理跟在宋易熙身边这么久了,自然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当下,助理两只手高高举着,高兴地对众人说道狼爷和狗爷去世后:“各位,今天宋总结婚,只怕今天一天都没时间了,大家还是先退下吧。”

众人纷纷点头,不过还是有人问道:“姜助理,怎么这宋总结婚,之前没有一点风声透漏出来,这未婚妻,是哪里人啊。”

助理嘴角的笑容也愈发灿烂了,一双眼里满是精巧细算的眸光。

他高声道:“各位这就不知道了吧,那可是李氏的千金,跟我们宋总好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不今天就约着去领证了,也算是巧了。”

“李氏?该不会是那个李氏吧。”人群中有人惊讶地问了一句。

“那还能有假,这次我们宋总和李家联姻,只怕各位以后的业务也是要更上一层楼了。”助理积极带动着大家的情绪,声调高昂地说道。

众人一听助理这么说,心里也都纷纷有谱了。

那可是李氏啊,在这省城内,谁不知道,除了莫家,顾家之外,第三大家族生意就是李氏做的大了,而且与前面两家不同的是,现在的总裁李致那也是个任务,当初在国外也是赚了一是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她知道即使说了秦姐也记不住大桶金才成立了现在的发展部。

年纪轻轻,手段却极力老辣,也是各方报纸争相报道的主儿。

“那还真是恭喜宋总抱得美人归了,这以后什么时候摆酒宴啊。”又有好事的人问道。

“这事儿我一个助理哪里知道,不过大家也知道,像这些上流社会,摆酒席了没领证的,领证了不摆酒席的多了去了,这种事不说,不好说啊。”助理笑呵呵地搪塞了过去。

听着也是纷纷点头,道:“也是,不过宋总这可是奔着领证去的,也算是“这个我也想过完成了人生一大幸事啊,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包个红包过来。我听爹说”<为今后争取上级更多后续资金创造条件br /><生活里天天充满了阳光br />“对,大家回去都包一个,给宋总送过来。”

这话得到了不少人的响应,一时间大家都在讨论宋易熙要结婚的时候,俨然脸这次过来的真正目的都给忘记了。

众人心三嘛里也很明白,宋易熙要是真的和李家千金结婚了的话,那宋氏也算是更上一层楼了,凭借李氏的影响力,宋氏这次出的事情,似乎也没有那么难。

可以说,宋易熙的这段婚姻,也算是给众人吃了一个定心丸,众人也都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再三祝贺之后,也再次成群结队的离开了。

“各位,我们宋总明天会在,要是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过来。”助理一直将几个人送到了门外,客客气气地说道。眼看她的身影就要消失了

谁知,为首一个却是心情大好,直接手一挥,就说道:“既然宋总有信心,我们也不着急了,宋总刚结婚,自然也要陪美娇娘的吧,我们还是下周再来吧。”

“就是就是,估计来了,宋总心里也是想着媳妇,哪有心思管这些破事儿。”另一个人也是随声附和道。

助理一听,顿时感激的双手合十,十分感动地说道:“谢谢各位,这些话我一定会转达给宋总的,谢谢大家的体谅。”

待耳根清净之后,助理也是常常地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滋味不要太好,刚刚要不是李芸欣及时出现,只怕自己和宋易熙都脱不了身。

转身,助理便给宋易熙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一下这边情况,这才算是完事。

而宋易熙和李芸欣一起回家,拿了他的户口薄后,就真的直奔民政局了。

等下车的时候,李芸欣忽然说道:“易熙,我忽然好紧张。”

宋易熙深吸了一口气,又扯了扯李芸欣脖子上的项链,而李芸欣也体贴地伸出手,将宋易熙的我得去医院给晓慧送早饭领结摆正,两人这才会心一笑。

“走吧,没有经验,肯定会紧张一下的。”宋易熙活跃着气氛。

李芸欣听得一阵笑骂,锤了宋易熙几下说道:“结婚这种事情,谁希望自己有经验,宋易熙,今天我们要去领证呢,就不能说些吉利的话。”

“呸!”宋易熙连忙朝地上吐了三口,又打自己的嘴,说道:“对,是我说错了,是我说错了,我们赶紧去吧。”

李芸欣高高兴兴地点了点头,虽说这是自己一心希望的,可一想到,要是家里人知道自己这么大胆,居然偷出户口本,直接和宋易熙结婚了,不知道会不会翻了天。

想到这些,李芸欣不由地犹豫了一下。

宋易熙拉着李芸欣的手,大步走在前面,走了几步之后,发现李芸欣情绪有些不对劲,便转身看了她一眼,而后问道:“芸欣,怎么了。”

李芸欣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而后摇老四海睁眼一看了摇头,说道:“易熙,我没事,我只是有点紧张罢了。”

宋易熙将李芸欣拉入了怀中,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后背,而后柔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是在想家里人不同意的事情,也是,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这般擅自做主,是有些不好。”

这话说到了李芸欣的心坎里,她平日里虽然胆大妄为,但是这样的好事情,她还真的没做过。

而且,这件事情的后果,她更是无法想象。

宋易熙见李芸欣面带犹豫,眼神也一下子变得痛苦起来了,他将李芸欣紧紧地抱在怀中,而后柔声道:“诶,你也知道,但凡我们还有一点别的希望,我们就不会这么做了,芸欣,你要是实在害怕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大不了我就跪在他们面前,一直请求他们答应为之。”

说完,宋易熙的眼神也变得十分决绝起来。

李芸欣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出尔反尔,有些对不起宋易熙。

尤其是触碰到他眼里那一抹坚强和决绝的时候,李芸欣的心更是抽痛了一下。

她连忙摇了摇头,心思也一下子忽然坚定下来,她认真地说道:“易熙,我们进去吧。”
<工作队走后br />宋易熙心中一喜,但表面上还是做出痛苦的样子,问道:“芸欣,你真的想好了吗?”

李芸欣却是故作轻松地一笑,而后点了点头,说:“易熙,你说得对,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会先斩后奏,我想只要我们以后过得幸福,他们也不会这么反对了。”
<彷佛祈求着什么?好容易等到她睁开眼却满眼含泪br />宋易熙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他又拉着李芸欣的手,一脸恳切地保证道:“芸欣,我答应你,我这辈子定然用生命来爱你。”

李芸欣一下子扑入了宋易熙的怀中,用力地点了点头,说道;“易熙,我相信你。”

可话说着说着,李芸欣的鼻子忽然有种酸酸的感带着周虹影的信去北京找专家鉴定觉,忽而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易熙,我们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李芸欣动情地说道,“就算他们不原谅我们,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就像你所说的,如果真的要跪在他们面前,请求他们的原谅,那倒不如我们先领证,然后再负荆请罪。”李芸欣越说,心思也愈发坚决。

她不后悔自己这个决定,相反她倒是觉得,这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

宋易熙一直抱着李芸欣不说每个记者都是发了红包的话,有她这番表态也就够了。

此时,他的心情变得很复杂,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平心而论,他对怀中的女人有几分喜欢,相比起来,对于她的利用价值,应该是自己更看中的。

宋易熙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可耻的,他也相信,若是两人真的在一起,他也会一直把这种假象维持下去。

至少,也是让自己的宋氏能够站稳脚跟,能和莫氏,李氏这样家族企业搏一搏的时候。

他受够了被人踩在脚底的生活,如今他靠着自己的手腕一步一步地爬了上来,如今他还要爬的更高。

“我们进去吧。”宋易熙没有说太多的废话,拉着李芸欣就直接进去了。

李芸欣一脸幸福地点了点头,一切流程虽然他们不熟悉,但是旁边都有人引导,拍完照片,再签字,宣誓,一切做的都是水到渠成。

半个小时不到,两人手里已经各自多了一份红本本。

李芸欣兴奋地在结婚照上亲吻了一口,而后一脸幸福地说道:“易熙,我怎么忽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以前,宋易熙还和苏安然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爱上了眼前的男人,想把他据为己有。

那时候,宋易熙心里似乎只有苏安然,对她也是忽远忽近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宋易熙和自己的关系一下子亲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