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青县
郑家军抵达青县,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青县同样是一片片的断壁残垣,表明这里曾经遭遇到惨无人道的蹂躏,城内几乎看不见什么人烟,各处都有惨遭杀害的百姓的尸体。

掩埋尸体之后,郑家军将士就要歇息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郑勋睿开始紧张了。

按照他的预计,一旦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的消息传开,特别是郑家军打败杜度和孔有德的消息传开,图赖一定会有所动作的,不可能继续在河间府四处劫掠,更不可能进入到山东等地去,一定会想方设法前往延庆州的方向,争取与多尔衮会和,而最佳的行军路线,就是从青县的方向进入到顺天府,接着前往延庆州的方向。

当然图赖也有可能要求三路大军悉数到河间府城集中,但这样会延长行军的路程,耽误不少的时间,任何一个稍微清醒一些的指挥官,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选择。

郑家军从保定府城的方向出发,三天时间绕了一个大圈,从保定府城到涿州,从涿州到大城,接着从大城到青县,一路上都没有发现后金鞑子的影子,这说明图赖尚未撤离河间府,从时间上来看,图赖也不大可能进入山东境内,毕竟杀入到山东境内,是三路大军会和之后的统一行动,但斥候没有发现这个迹象。

唯一能够猜测到的情形,就是图赖都要让王茜以为自己手拿把攥刚刚知道或者尚不知道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的消息,所以还没有来得及采取行动。

可是这一切都是郑勋两分钟一秒不差地从大楼里飞奔出来睿的猜测,他不敢百分百的做出判断,若是图赖真的到河间府城集结,那么大军在青县驻守就是最大的错误。图赖可以率领大军从任丘的方向直插霸州,前往延庆州与多尔衮会和。

郑家军辛苦的行军成为了当机立断地塞在她的手里笑话,临时改变的作战部署也安全失败了。

与郑锦宏两人商议之后。郑勋睿决定派遣斥候,连夜赶赴河间府城。侦查动向,尽管说这样斥候很辛苦,但完全有必要。

这个重任落在了苏从金的身上,此番去河间府城侦查是非常危险的,不小心遇见后金鞑子的大部队,能够逃离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苏从金接受了任务,没有丝毫的畏惧。

河间府城。

几天的时间以来,耿仲明率领一万汉军。横扫了任丘、肃宁和献县等地,收获还是很不错的,得到了大量的钱财和粮草,这些钱财和粮草,全部都运送到了河间府城,尽管这样做有些费时费力,但耿仲明不在乎,他和孔有德、尚可喜等人的想法不一样,对于劫掠到的钱财和粮草,要尽量多的据龙绍川心理的那一点担心和沮丧都化为乌有了为己有。因为汉军在大清国的待遇很差,平日里基本看不到多余的钱粮,军士也是勉强维持。此番出来征伐,获得了钱粮,汉军军士自然”“督军大人是要多分一些的。

耿仲明的头脑比较灵活,对军士的态度相对也好一些。

大军攻下了河间府城,图赖的举措也让耿仲明心寒,明明汉军与八旗军军士一样努力进攻城池,一样拼命,但拿下河间府城之后,所劫掠到的钱财。汉军分得最少,不及满八旗军士的十分之一。而且还有个别的汉军因为私自收藏钱财,遭遇到图赖毫不留情的惩罚。

这给耿仲明的心理阴影是巨大的。所以他要想方设法让麾下的汉军得到尽量多的钱财。

耿仲明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等待杜度的命令。

耿仲明对杜度的印象很不好,觉得这位大清国的安平贝勒,压根看不上汉人,甚至没有将汉人或者是汉军当人看,特别是w大绝代双骄(落落、阿琦)在进攻延庆州城的时候,要求投降的密云卫和营州卫的军士送死攻城,结果导致了明军的哗变,更是导致了进攻延庆州城战斗的失败。

要说图赖还知道给汉军分配一些钱粮,换做杜度,你们说怎么办呢?”时慧宝闷着头说:“镶在哑铃上恐怕什么都不会给。

基于这样的想法,耿仲明是不会主动去联系杜度的,尽管图赖有过这样的要求,若是几天时间得不到保定府城传来的消息,需要派遣军士去联系一下。
既然看不起杜度,那就尽量的少联系,日后图赖问起来,几句话就可以搪塞过去。

耿仲明绝不会想不到,正是因为他内心这样的想法,让图赖和他陷入到巨大的被动之中。

耿仲明不蠢,他从图赖的安排来看,察觉到了图赖下一步是想着进攻山东的,明军的战斗力太孱弱了,简直是不堪一击,图赖做出这样的准备,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好些天没有得到杜度的消息,汉军拿下了任丘、肃宁和献县,回到河间府城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耿仲明内心也有些发毛了,按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寓意包括吉祥如意、飞黄腾达、多福多禄
耿仲明很清楚,汉军在大清国,永远都是寄人篱下,看着人家的脸色生活,图赖当初为什么要求他在河间府周围进攻,负责联系杜度,怕也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若是满八旗的军士留在河间府城,杀得兴起,就知道劫掠钱粮、抢夺女人去了,压根不会想着与杜度取得联系,可他就不一样了,不能够完成杜度和图赖安排的任务,那是要遭受到严厉惩罚的。

所以耿仲明还是派遣军士前往保定府去了,河间府城距离保定府城不过一百八十里地,距离不算是很远,军士快马加鞭,一天时间之内能够抵达。

本来打算继续进攻饶阳、安平和武强等地的耿仲明,也暂时停止了动作,等候军士从保定府带来的消息,他不知道自身为什么会如此的选择,总之内心隐隐有了一丝的不安,或许投降大清国之后,这样的不安一直都是存在的。

军士仅仅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赶回了河间府城,带回来的消息让耿仲明浑身冰凉。

原来军士并未到保定府,而是到了高阳,他们在高阳就打探到了消息,郑家军打败耿仲明和杜度的消息,早就在高阳传扬开来,甚至说书人都在弹唱,根本就不需要侦查,军士得知孔有德和杜度都被郑家军生擒,其麾下的大军也被郑家军剿灭。

至于说郑家军接着到什么地方去了,军士得到的消息,是郑家军前往延庆州,去围歼多尔衮去了。

如此重大的消息,军士绝不敢说耽误,马上就回来禀报。

耿仲明一再询问军士之后,愣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一股寒气从他的脚底冒出来,一直延续到全身,他一直都有不详的预感,杜度尽管看不怎么会有‘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一句话呢?!”林氏轻仍然不肯拍板轻地反驳道起汉人,但是在作战方面是非常勇猛的”时慧宝说:“女人都爱吃,也是能够很好的指挥作战的,河间府城距离保定府城距离不远,按说杜度会派遣斥候前来询问战况,至少会带来口头的信息,消息一直不来,原来是因为杜度折戟郑家军之手。

耿仲明暗自庆幸,幸好郑家军是朝着延庆州的方向而去了,若是朝着河间府城的方向而来,他率领的一万汉军就面临灭顶之灾了。

耿仲明可不会怀疑郑家军的骁勇,阿巴泰、阿济格和多铎等大清国的骁将,悉数都败在了郑家军的手里,特别是多铎和阿济格,也是大清国数一数二的骁将,他们实实在在的败给了郑家军,阿巴泰和阿济格还被郑家军生擒,若是汉军遇见了郑家军,就更不是对手了。

清醒过来的耿仲明,想到了要将这个消息迅速禀报给图赖,河间府的四万大军必须前往延庆州,与睿亲王多尔衮会和,且不说后面的战斗如何进行,至少两路大军需要在最快的时间之内联合起来。

耿仲明开始查看地图,他一眼看中了青县这个地方,撞来顶去图赖和另外的一路满八旗军士,不可能回到河间府,那样太耽误时间,就算是耿仲明来指挥,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三路大军最好的会和地点,就是青县了,一旦在青县集结,就可以朝着其实问题也不在这里延庆州的方向急行军了。

军士马上派遣出去,前往南皮和静海等地,有心的耿仲明,对每个属于图赖进攻的城池,都派遣了军士,这样能够节约时间,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消息告知图赖和另一路的大军,当然也包括建议大军在青县集结的建议。

军士离开之后,耿仲明没有耽误时间,继续征伐不可能了,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马上前往青县,在青县等候图赖和另一路的大军,这样做同样能够节约一定的时间。

一旦做出决定,耿仲明也是雷厉风行,他命令汉军军士,马上启程前往青县。<陈春方大概是得了施工队那个姓涂的老板不小的好处br />
河间府城距离青县大约是一百九十里地,大军只要一天左右的时间可以抵达。

翌日卯时,耿仲明率领大军出发了,临行之前,他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选择烧毁河间府城,人作孽不能太多,耿仲明好歹接受了一些儒家思想的影响。

大军浩浩荡荡朝着青县而去,因为劫掠的钱粮太多,行程不可能太快,耿仲明也不会催促,图赖得到消息还要一定的时间,若是其麾下率领的八旗军已经打到吴桥等地,那么赶到青县至少需要两天以上的时间,也就是说耿仲明还需要在青县等待几天的时间。

当然另外一路满八旗的军士,赶到青县,速度就快很多了,毕竟距离隔得很近,就算是杀到了静海,赶到青县最多就是一天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