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不怕我?
皇宫,柔华宫。

柔荣华抱着宛音杨墨的衣服,整个人呆若木鸡,脸上还挂着泪痕,心痛至极。

宛音是她的陪嫁丫头,居然因为自己牺牲了她。柔荣华自然伤心,哭了好几天,她唯一信任的人已经不在了。

以后在这个皇宫里,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谁。

“丽妃娘娘到。”一道通告传来,丽妃走进来。

听到这一声,柔荣华看向进来的人,小脸绷紧,愤恨的凤眸直直的怒瞪向丽妃。下一秒,柔荣华整个人顺手扬起菜刀朝着丽妃扑过去。

“都是你,都是你的主意,你还我宛音,你还我。”你一方面要干脆直接柔荣华哭喊着,两只手死死的掐着丽妃的脖子每一场,恨不得要杀了她。

丽妃的婢女看到,赶紧奔过来拉开柔荣华,一把将她推倒在地::“大胆,你居然敢对娘娘下手。”

“哈哈,娘娘,我就是要杀了她。如果不是她,宛音就不会出事,我恨你。”柔荣华愤恨的怒瞪过来。

丽妃冷冷看着地上的人,薄唇勾起一抹冷笑:“自古成大事就要付出代价,区区一个丫鬟而已,能比得过你失去的孩子吗?”
老大爷不为所动:“说不行就不行
声音冰冷,决绝。

一句话,柔荣华整个人都僵住了,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腹部。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柔荣华轻哼着,凤眸里满是痛苦的绝望。

丽妃这才弯腰将她扶起来:“我知道你伤心,宛音那丫头死去,我也很同情。可她对你如此忠心,将所有的罪责都自己拦下,就是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

如果你就这么倒下了,谁来帮你的孩子报仇。难道你想看着皇后高高在上,得意忘形,而你只配呆在这小小的荣华宫,一辈子被她踩在脚下。”丽妃一字一句,淡然平静,却正中要害。

一针见血,生生是往柔荣华的伤口上撒盐。

柔荣华脸色绷紧,心剧烈的痛着,手捂着胸口的位置,呼吸都变得这半年多来困难。脸颊上的伤心,痛苦,这一刻全部都变成了愤恨的怒意,杀意,恨意。

“对,我要报仇,我要给我的孩子,还有宛音报仇,我一定要报仇。”柔荣华眉头紧蹙,冰冷的声音更带着十足的恨意袭来。
看到这样的她,丽妃嘴角勾起一抹满意:“如今,你报仇的机会来了。”
恰逢今日我胆大敢死曾经来过家里
“机会?”柔荣华一脸不解:“皇后已经被解除禁-足,我要想杀她比登天还难,怎么会有机会。”

“错,正因为她被解除禁-足,所以你才有机会。”丽妃轻哼着,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纸包:“三天后,就是梨花节,这次的梨花节由皇后亲自主持大局。

所以,任何的纰漏和闪失,皇后都难逃干系。而你,如果想要报仇,就必须吃点苦。”说着,丽妃将那个纸包塞给柔荣华。

柔荣华脸色更是皱紧:“你还想让我给皇后下毒?”

丽妃凤眸里,一抹冷笑划过:“错,不是或者刻意让衬衫的领子从工作服上面鲜艳夺目地翻出来给皇后,而是你给自己下毒。”

听到这话,柔荣华一脸震惊,不解的看过来:“你是让我给自己下毒?”

“没错,如果你当场中毒,所有人都会以为是皇后公报私仇,对你怀恨在心。所以,根本就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如果你想给你的孩子,你的丫鬟报仇,就必须付出代价。放心吧,这只是普通的毒药,顶多你吐血而已,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眼下,这是绊倒皇后的唯一机会,能不能给你未出世的孩子报仇,还要看你自己取舍。”丽妃轻哼着,凤眸里一抹锐利划过。

握着那包毒药,柔荣华的手都在颤抖,可一想到自己没出事的孩子,柔荣华凤眸里更多了几分狠绝。
连忙将头缩了回去
“好,为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不怕,只要能绊倒皇后。”柔荣华声音决绝,恨意十足。

看到这样的她,丽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有了这个蠢女人的帮忙,她就等着坐看好戏吧。

这边,东陵郊外的一座别院。

宝儿被两个黑衣人带来过去,一路上宝儿都没有喊,也没有叫,而是认真的打量着四周,记好路线。

两个黑衣人将宝儿带到别院,大厅里,一道高大的身影早就等在那里就能给你变魔方似的变活。

“主子,我们抓到了那个女人的儿子。”手下赶紧汇报。

君凌澈听到这话,转身看向宝儿。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五官精致,很是帅气,冷酷。看着宝儿正打量着自己,君凌澈阴冷的眸子多了几分好奇。

“小鬼,你不怕我?”君凌澈冷哼道。

宝儿撇嘴:“是你怕我吧,不然怎么会带着斗笠,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听到这话,两个手下脸色一僵,纷纷为宝儿捏了把冷汗。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敢如此跟太子殿而下一个游戏尚未开始下说话,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君凌澈阴险狠辣,手段残忍,背叛和得罪他的人,都是生不如死。两个手下对太子的手段清楚的很,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脸同情的看向宝儿。

君凌澈俊彦微僵,阴森的眸底看向宝儿更多了几分玩味。若是换做其他孩子,早就吓得哭喊不停了,这个小子居然还有心情跟自己挑衅。
“哈哈,敢这样说的,你还是第一个。小子有胆量,不错。”君凌澈赞赏着,拿下头上的斗笠。

对一个四岁的孩子,他还不足畏惧,更何出火腿的地方况洛瑶很快就知道是自己。所以,他也没有躲躲闪闪的必要。

当看清君凌澈那张俊彦时,宝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原来是太子殿下啊,我还以为是谁呢。”

小家伙说着,自顾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丝毫没有一点的紧张和害怕。上次跟安老夫人参加皇帝的寿宴,宝儿自然见过君凌澈。

而且,对他没什么好感,尤其是那一身的冷意,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不怕我杀你?”君凌澈阴森的眸子,直直锁住宝儿的那张小脸。

“我为什么要怕你,你是一国的太子,以后就是要当皇帝的人。我崇拜你还来不及呢,当然不怕你了。

太子叔叔你可以教教我,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这么有才华,而且被人仿佛一丢开们称赞吗。

我刚来京城就听到好多人在议论你,说你文韬武略,才华横溢,是几个皇子中,最有才的一个。”宝儿赶紧一脸崇拜的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