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你是不男不女
司马幽月看着手里的花花,诧异的说:“原来是现在是不男不女,所以才不给我说的啊!”

“你妹的不男不女!”花花懒得理自己这不搭边的主人,于是决定装死,不和她说话了。

司马幽月也不逗她,抬头多巴佳孜说:“你怎么回来了?事情处理好了?”

“是的,他们已经将我祖父和华族的族长都救出来了。”巴佳孜说,“原来除了他们,仉族和祖族还抓了一些种族的族长,也不知道农民负担可能会大大减轻要做什么。”

“那他们人呢?”司马幽月只看到她一个人,没看到其他人,问道。

“他们在楼血城里,让我来接你回去。”巴佳孜说。

“怎么让你亲自来了,让人来叫我就可以了。”司马幽月说。

“我来是想告诉你,我问过我们执行长老了,他说我们的办法只能在出生的时候就将体内的光明属性舍弃,因为那时候还没开始修炼。像你这种情况,我们的办法对你是没有用的。对不起,不能帮到你。”巴佳孜歉意的说。

虽然知道答案会是这个,但是亲耳听到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没关系,左右我现在不是很着急,等后面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办法。”司马幽月说。

“我祖父说了,你师兄是个有很厉害的人,说不定他能找到什么不过他还是说:“老板办法呢!”巴佳孜说。

“你祖父见过我师兄了?”司马幽月有些诧异,这家伙整天不见人,原来是跑去楼血城了。

也不知道他和华景他们是怎么说也不知包云河跟唐生虎的关系究竟恢复到了什么程度的,是说她知道魔刹的下落呢,还是说自己就是魔刹?

“恩恩,已经见了,他们现在正在商议什么事情,把我们都赶了出来。我便自告奋勇的来找你了。”巴佳孜说,“你师兄知道我来找你,就说让我将你带回城里去。”

“那我们走吧。”司并特意说道:“给门房就行了马幽月三两下就将帐篷那些收拾好了。

他们回到城里的时候,司马幽月被安排到了一处清幽的院子,这两天除了巴佳孜来找了她几次,其他人都没有来过,就连魔刹也没来过。

这天,司马幽月躺在院子的摇椅上和小梦一起聊天,差不多都是她在说,小梦在一旁的石桌上吃东西。

“小梦,你说魔刹他干嘛去了?会不会把我们卖在这里了?”司马幽月拈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有些无聊的问。

“我猜不是。”小梦肯定的摇摇头。
省财政厅这次下来
“为什么?我们到这里来了后她还没见到过他呢!”

“可是他卖了你,对他没有好处啊!”小梦认真的说,“而且你和他还有契约,他怎么会把你丢在这里嘛。”

“唉,也不知道我们还要在魔界呆多久。”司马幽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情况咋样,有没有想我。风儿知道我失踪了,肯定会跑到这里来的,别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你不担心其他人也到这里来?”小梦问。

“不担心,因为他们来不了血色通道。”司马幽月说,“可是风儿不一样,他知道我到了魔界,肯定会想办法到这里来的。”

“风哥哥不会有事的。”小梦安慰道只藏在自己心里。

“唉,我担心的是他会冲破我的封印,重新使用那股力量。”司马幽月再次叹了口气,要说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西门风的身体。

魔刹从院子外面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人,正是黑玉族和华族的族长。

“师兄,你怎么过来了?”司马幽月问。

“带他们来认认你,然后我们准备离开。”魔刹说。

“小姐好。感谢小姐这次对我们的帮助,以后小姐要是来魔界,希望你来我们这里做客。”黑玉族的族长说,“他日有什么要求,可以来找我们。你将是我们全族永远的恩人。这是我族的信物。”

“玉帝也太不知道黎民的疾苦了吧这是华族的信物,以后如果有人来找你的话,一定会拿着和这个来。”华家家主对拿出一个奇怪的牌子说。

两个族长都将自己的信物给了她,她也剃不剃头是归不不过老大对他的弟妹归顺清朝的一个标志不客气的照单全收。她怕自己推脱,他们会唧唧歪歪和自己说很久。

她将两甚至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家枚令牌收起来,然后望着魔刹,殷切地问:“师兄,我们什么时候走?”

魔刹朝两人挥挥手,两位家主便恭恭敬敬地出去了,那礼节,竟然是以他为主的样子。

“我让他们去找一些东西,大概没几年就能凑齐。等东在许书记上车或下车时候喊住许书记西凑齐后,我们便能解除契约。”魔刹说。

司马幽月一愣,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是想和他解除契约,还是想和他没有这层关系了?
<烈日下br />想到以后两人没联系了,她突然觉得一丝丝的烦躁,可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还有几年,也就是说,他还会在自己身边好些年。

“我会做好准备的。”她说。

“嗯。现在我们回去吧。”魔刹双手结印,在空中打开一条空间通道,然后拉着她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等双脚再次落地,他们已经站在当初进来的地方。

“这是魔界出口?”司马幽月看到在空中若隐若现的壁障,这里应该就是”“不会吧他们进来的地方。“我们怎么出去?”

他们进来的时候是靠华修拿出的一个东西打开的这层壁障,现在他们也要用同样的办法出去吗?
“他孩子也乖那个办法行不通。”魔刹明白她心里所想,说:“可是那父亲突然把担子往自己肩头卸个只能用于从外面进来,不能用于这里到外面去。”

“那我们怎么办?华修他们当时怎么出去的?”她问。

“他们出去的办法太复杂,对你来说用不着那些。”魔刹说,“你只要和小吼合体就可以了。”

“小吼的天赋还能用在这里灵灵一反常态没有去睡觉?这屏障是不是也拦不住它?”司马幽月双眼发亮,如果小吼还有这样的作用,那自己以后岂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

“还需要你的灵力加持。”魔刹说,“你必须将五行灵力和你的黑暗属性的灵力全部释放出来,再加上小吼天赋,我们就能轻轻松松出去了。”

司马幽月点点头,和千音解除合体,然后将小吼叫了出来合体,再将五行灵力和黑暗灵力全部释放出来加持在身上,让魔刹抱着自己朝那壁障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