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log id="NSLHDYXRTA"></dialo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主婚
柳隐很快在郑家安顿下来,至于说柳荫的来历,知道的人不多,谁也不会说出来的,郑富贵和马氏更是不会说,在征询了柳荫的意见之后,郑却让林若楠十分震惊勋睿为她改回原来的姓氏,取名爱珍,柳隐这个名字消失,杨爱珍的名字出现。

为柳隐改名的时候,郑勋睿内心是复杂的,至少在日后的历史之中,秦淮八艳要变成秦淮七艳,柳如是这个名字永远不会出现了,代之出现的是杨爱珍,若干年之后,谁还会记得杨爱珍是什么来历,谁还会记得杨爱珍的原名是柳隐。

杨爱珍来到郑家之后,很是小心翼翼,毕竟她的身份不同,而且自小颠沛流离,被变“怎么说的?”“就是夸你长得帅呗卖过多次,十岁的时候才被说实话徐佛家买下,进入到盛泽归家院,本来以为一辈子也就是在青楼了,谁知道不过三年对的时间,人生突然出现了大转弯,小姑娘内心之中,肯定是忐忑的,谁知道郑家会不会再次将她卖掉,若是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被夫人和老爷嫌弃,怕是郑公子都不好做主的。

这样的担忧很快消失了,夫人带着全府下人的面,宣布杨爱珍是少爷的贴身丫鬟。

贴身丫鬟是什么意思,杨爱珍当然明白,也知道夫人宣布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是一辈子都跟着少爷了,除非是少爷不要她了。

青楼的生活,和真正的家居生活,有很大的区别,青楼姑娘早间一般都是睡觉,晚上歇息很晚,而且穿梭灯红酒绿、风花雪月之中,琴棋书画几乎是每日都要接触,也免不了喝酒,可在家里这一切都是不大可能的,也是不能够做的,既然是少爷升官啊;还是生病啊的贴身丫鬟了,那就要遵守规矩,按照家里的要求行事。

杨爱珍有心机,但那些心机是用在青楼的,是为了能够维护自身的利益,没有谁会觉得不妥,若是进入到郑家,手腕太多,肯定会被发现,所谓的洗尽铅华,那就是说要将青楼的一切都彻底抛弃,从此安安心心的生活。
所以从进入到郑家的第一天开始,杨爱珍不再专门的梳妆打扮,每日里都是跟着荷叶,早睡早起,好在少爷要求她们还是要学一些文化,不反对她们写字或者是作画,这样才让杨爱珍适应家居生活自然一些。

十月二十五日。

郑富贵、马氏、孙氏、郑勋睿和郑凯华坐在堂屋,他们正在商议郑锦宏和玉环的婚事。
他就把右脚从石边抽出来<终于来到一个院子br />郑锦宏三麻子一弓腰二十岁,玉环十五岁,郑勋睿本来认为,玉环年纪还小,按照他的认识,玉环至少需要二十岁左右成婚,那样是最好的,可惜他这样的认识,绝对不能够数出来,所谓二八佳年华,女孩子十六岁是黄金年华,成家绝无问题,若是二十岁以后成家,会被人另眼相看,玉环虚头脑发达岁已经是十六岁,完全可以成家朱友四再次高声呼喝:“一块长大还不跪下了。

归根结底,郑锦宏和玉环都是围着几大盆鸡、鸭、羊肉郑家下人的身份,而且两人还有一点非常特殊,都是打小就被买到郑家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按照大明律的规定,郑家是可以将他们随便卖出去的。
<一直溜到了小母獒卓嘎跟前br />郑家为两个下人的婚事专门讨论,这是非常罕见的,若不是郑勋睿的坚持,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玉环曾经是郑勋睿的贴身丫鬟,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还坚持专门提出来讨论,那就更加少见了。

荷叶与杨爱珍两人站在郑勋睿的身后,春萍站在郑凯华的身“游会计后。

春萍也是郑家的丫鬟,在郑凯华年满十三周岁之后,来到身边,成为郑凯华的贴身丫鬟。

“父亲,母亲,二娘,十一月一日就是郑锦宏和玉环成亲的日子,两人一直都是在府里长所以说:这世界需要美帝这样的流氓假仗义的国家大,这迎娶仪式的事情,的确不好勉强,不过就算是如此,酒宴依旧是不能够少的,此次两人的婚礼,不打算邀请外人,可郑家的佃户还是要参加的。”

其实郑锦宏和玉环之间的婚事,就是郑勋睿主办的,所以一应事情,都是他来安排。

“郑锦宏和玉环两人的身契,在他们成婚的那一天,必须归还给本人。”

马氏愣了一下,看着郑勋睿,虽没有说话,可肯定是意外的。

郑勋睿看了看马上,直接开口解释了。

“母亲怕是心存疑惑,此事孩儿早就想好了,他们成婚之后,必定会有小孩,若还是郑家下人的身份,这孩子将来怎么办,至于两两人户籍的事情,明日孩儿就到县衙,为两人办理好相关的户籍事宜,他们依旧在郑家,并非是直接离开郑家。。。”

相关事情很快安排完毕,郑家佃户接近两千人,这些人都来祝贺,规模还是不小的,需要提前做好准备,至于说玉环,早就安排了单独的房间,郑勋睿曾经征求玉环的意见,玉环不愿意搬出郑家府邸,所以就在府邸里面安排了三间房屋,作为郑锦宏和玉环成亲之后居住的地方,屋里一应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玉环这个女孩子还是不错的,郑锦宏每月领到的十两银子,全部都交给她,加上她自己每月的银子,接近两年时间下来,平日里除去给郑锦宏添置一些衣服之外,其余都攒下来,积攒了四百多两银子,寻常家户若是有这么多银子,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来到郑家时间不长的杨爱珍,看见这一幕有些不理解,私下里询问荷叶之后,才知道所有的一幕,感受到少爷仁义的同时,也为自己庆幸,少爷的贴身丫鬟最多也就是两人,要是玉环还留在少爷身边,她来到郑家,还不知道如何的安排,那肯定是尴尬的。

十一月初一。

一大早,郑家就忙活开了,尽管说气候寒冷。

前院已经摆满了桌子,桌上铜炉里面放上了白炭,堂屋里面已经是张灯结彩,郑锦宏和玉环就在这里拜堂。

马氏、孙氏、郑伶俐、郑玉华和郑晓铃都去陪着玉环了,郑富贵和管家在前院安排,郑勋睿和郑凯华两人没有太多的事情,也就在前院转悠,至于说郑锦宏,老老实实在府邸外面等候。郑家护院今日不训练,全部都来参加郑锦宏的婚礼,要知道郑锦宏如今是护院的副都头,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让郑勋睿感动和哭笑不得的是,一大早郑锦宏还到马棚去看了,骏马是不是都喂食了,有没有耽误。

郑锦宏的大姐夫孙进如,二姐夫赵单羽和三姐夫梁兴力,也是提前一天就到来了,要说他们能够参加郑家一个下人的婚礼,完全是看在郑勋睿的面子上,郑勋睿如今的身份完全不一样了,三人肯定是要攀附的。

辰时,郑锦宏和玉环的婚礼正式开始。

郑锦宏穿着一身大红的棉袍,拉着绣球的另一边,玉环头上盖着大红绸布,由玉环和春萍两个姑娘搀扶着,拉着绣球的另一边,一行人慢慢朝着堂屋走去,两边围满祝贺的人,嘴里大声吆喝恭喜的话语,一些女人手里拿着碎锦,不断的抛洒。

郑富贵、偶遇的马氏和孙氏三人端坐,郑勋睿站在旁边。

管家成为了司仪,等到郑锦宏和玉环进来之后,大声开始吆喝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就在管家准备宣布将新娘子送入洞房的时候,郑勋睿突然开口说话了。

“郑锦宏,玉环,今日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我是你们的证婚人,这是你们的身契,你们收好,从今日开始,你们不再是郑家的那是什么味儿?男人味儿下人,若是日后想着出去生活,郑家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干涉你们。”

四周迅速安静下来,郑锦宏颤抖着手,接过了他和玉环两人的身契。

“我祝福你们幸福,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好了,我替司仪宣布,将新娘子送入洞房。。。”

郑锦宏没有马上拉着玉环进入洞房,他示意搀扶玉环的荷叶和春萍,将玉环扶到郑勋睿的前面。

“玉环,你我给少爷跪下,我有一问门口的看守才知道话说。”

身体颤抖的玉环轻轻点头,毫不犹豫的再次跪下了。

郑锦宏和玉环跪在了郑勋睿的面前。

“少爷,您待玉环和小的恩重如山,这一切玉环和小的一辈子不会忘记,小的无以为报,只有跟随在少爷身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少爷吩咐,小的拼了命,也要做好。”

郑勋睿没有马上扶起郑锦宏和玉环,看着两人慢慢开口了。

“郑锦宏,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卖身契已经交给你,你不再是郑家的下人,日后你就是我兄弟,玉环就是我嫂子,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今日要郑重告诫你,不管你今后有什么样的前途,也不管你能够挣得什”“哎!”他又拨弄了一会儿么荣华富贵,可你必须记住将会给银行、给国家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和玉环嫂子一辈子相守,不离不弃,你若是敢嫌弃玉环嫂子,始乱终弃,我饶不了你。”

“小的记住少爷的吩咐了,小的若是敢对玉环不好,就让少爷拿下这颗人头。”

一边的玉环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显然是哭了。

堂屋里面非常的安静,郑勋睿的话语,所有人都听见了,他们大概想不到,少爷会说出来如此的话语,斩钉截铁,不少人看着站在玉环身后的荷叶与杨爱珍,很是羡慕了。